关于右派和极右派的六四情意结

《跨时》按:本文写于2016年5月30日,经作者同意编辑转载。

近日香港右派(含「左翼」)及其派生的极右派,爆发关于他们如何「悼念」(或不悼念)六四事件,关于极右派宣布右派借六四积累政治资本、但实际上是中共的扯皮条的指控是否属实的各种口水战。右派说他们的「悼念」是出自「情感需要」,极右派说不斩断这种「情感」,最后就只能当中共的奴才。

对右派来说,六四是他们「民主抗共」和「建设(资本主义)民主中国」纲领的图腾,而「平反六四」诉求所表达的,就是对中共领导层内再次出现赵紫阳式的新自由主义「开明」权贵的期待;对极右派来说,右派的这些展望,无异于痴人说梦。据说,促进中共倒台的最好办法,是进行分离主义运动,通过「脱中」去直接动摇中共政权的合法性。

对这两派人来说,六四事件只可能有这种面目:中共大肆疯狂屠杀像他们一样的亲帝右派——右派认为因此必须联合大陆的右派推翻中共政权:只要中共政权一日存在,他们在香港就不得安宁;极右派则认为,中共已经将大陆彻底鬼域化,与其在势力极为薄弱的大陆右派身上浪费时间,倒不如在香港激化右派阵营、彻底铲除中共势力,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自决」、「独立」、「建国」。

1989年春夏之交的事情,真的就是这些人的剪裁和臆想吗?

当然不是的。石七刀这篇文章,尽管没有明确提出这一点,但它所提供的证据让我们可以知道:右派当年之没有「成功」,很大程度就出于他们没有掌握大量的工人群众。而右派之所以没有做到这样,很大程度就在于他们的主观动机和客观诉求,都与广大劳动群众的利益和愿望格格不入。

1990年代以来以香港为基地的美援「自由工运」:89一代的「左翼」大师在货柜码头工潮期间提出的「工运民运化」,乃至新晋「左翼」学术明星最近宣布TPP因规定签署国必须允许美援工运自由发展而是工人救星等等,说到底就是他们对于六四失败的「遗憾情感」的政治投射。

要扫除右派的真假参半「情感」的影响,就必须从了解史实开始,从阶级斗争的逻辑,形成争取社会主义的路线和纲领。

相关文章:《六四事件25周年感想》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