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戏为引:「二二八事件」70周年杂感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电影语言,经作者授权编辑转载。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周年。

1947年2月27日黄昏,国民党专卖局人员在台北街头查缉走私香烟,烟贩林江迈走避不及,货款被充公,更被打伤。此事成为了「二二八事件」的导火线,触发席卷全岛的官民武力冲突。

在台湾电影史之中,要数最为人熟悉的,以「二二八事件」做背景的作品,当首推侯孝贤导演的经典传世之作《悲情城市》。然而,《悲情城市》关于时间和事件的铺排,存在着一个重要的问题:《幌马车之歌》的作者蓝博洲先生指出,侯导在此片中,含糊地处理了「二二八事件」和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关联。

A City of Sadness (2).jpg

《悲情城市》林文清一家。(照片来源:电影截图)

笔者在〈《超级大国民》简介:一个远去的时代,一种不死的希望〉一文中写道:『在《悲情城市》里面,侯孝贤透过林家的生活和遭遇,反映出在「二二八事件」前后,反映时代的变迁以及台湾社会的变化。在《悲情城市》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电影将「二二八事件」和五零年代的白色恐怖之间的时间线和分野模糊。五零年代白色恐怖是在冷战格局下,台湾作为「双战基地」,以及作为美国在亚洲所建立的反共包围网的其中一个部份,对所有认同「红色祖国」或有左翼思想、甚至只是同情这些人的群众全面肃清。』

在台湾蓝绿相争的政治格局下,双方都试图巩固己方对该事件的诠释权。国民党的传统论述,在其长期的反共「国策」下,将该事件归究于台共党人之煽动,或曰为「皇民造反」;在另一方面,自1980年代起,特别是在1990年代国民党政权「本土化」后,台湾出现了愈来愈多的、至少二百多种的关于「二二八事件」的论著。从另一角度去看,这些论著是与「台湾意识」的发展同步膨胀起来的。正因如此,「二二八事件」成为了台独史观所建构的「战后再殖民论」和「唯群族对立论」的不可分割的核心要件。

触发「二二八事件」的林江迈案是偶发事件。中共地下党人和老台共党人(以张志忠和谢雪红为代表),在「二二八事件」席卷全岛后,在嘉义、台中等地组织民众武装,试图介入局势。国民党当局把「共党煽动」举为事件的起因,是完全不恰当的。这种说法,更像是为了掩饰「陈仪等接收官员及驻军的滥权贪财、乱纪扰民」(林书扬语)等事实。

而国民党另一所持的「皇民造反说」,很讽刺地,在某程度上与台独史观有着相近之处。国民党以此诽谤正当化血腥镇压,台独分子则以此宣称二二八是日本化的台湾人「反抗中国再殖民」。陈映真先生的小说〈忠孝公园〉里面的台籍日本兵林标,和曾经改名为岩里政男的台湾前领导人李登辉,都是「皇民化运动」影响的例子。然而,当年台湾多数民众热烈庆祝回归中国,在二二八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基本上都是日据时代的反日和左派人士,而不是「皇民」。「皇民造反说」是国民党将所有反抗其暴政的人们都打为「汉奸」的一种歪曲。

598991_10151457847319349_1581291406_n.jpg

黄荣灿,《恐怖的检查——台湾2·28事件》,1947。

自1895年日本占领台湾始,岛上的抗日活动从未停止过。噍吧哖事件、雾社事件、苗栗事件等等,到后来的文协、台湾民众党、台湾共产党的创立等等,台湾民众始终以不同的方式反抗日本统治,进行反帝反殖的民族解放运动。当时台湾的抗日青年,深切认识到台湾和祖国大陆的命运紧紧相连:侯孝贤的另一部作品《好男好女》,展现了蓝博洲报导文学作品《幌马车之歌》所记载的,钟浩东、蒋碧玉、萧道应等人偷渡大陆,历尽艰辛参加抗战的事蹟(蓝博洲先生和「二七部队」参与者、白色恐怖受难者陈明忠先生分别扮演萧道应和蒋碧玉的父亲——陈先生曾经是钟浩东烈士的狱友)。

在1947年的2月底,国民党在大陆发动全面内战,在各地屠杀大量民众。在国统区的大城市,1月爆发了沈崇事件触发的要求驻华美军撤出的抗议运动,5、6月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群众运动。台湾人民起义反抗国民党暴政,与大陆的解放运动遥相呼应,是当年全中国民族民主革命斗争的一部分。在「二二八事件」爆发前的七个月,1946年7月,中国民主同盟领导人李公朴和民盟委员闻一多,先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国民党血腥镇压「二二八事件」,并不是「中国人杀台湾人」,而是国民党当年进行的反革命战争的一个例子:在已知的白色恐怖受害者中,有40%是「外省人」,越高于其在台人口比例的15%。

高金素梅在〈二二八~历史的真相是什么?〉一文中所指出:「国民党确实杀了一些台湾各地的知名人士,但杀得更多的其实是1950年开始的白色恐怖。二二八事件之后,像台中市那些教唱国歌的人,像陈明忠老先生,还有许许多多热血的、爱国的台湾青年,都加入了地下党,后来他们不是被枪毙,就是被送到绿岛。真正摧残台湾大批青年人才的不是二二八,而是白色恐怖。国民党所以会残杀这一大批台湾青年,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决定要跟着共产党走,跟共产党一起推翻国民党的统治,重建一个更合乎大家理想的新中国。」

「二二八事件」若如台独派所言,是「台湾人反抗中国再殖民」,那又该如何解释,在其后的数年之间,数以百计的像吕赫若、许强、郭琇琮、林如堉等等的热血青年,参加了中共地下党,最后为了全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