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年团体宣告与民进党决裂 只有彻底摒弃本土民粹,才能建立社会主义的工人党

2016年12月7日凌晨,蔡英文官邸护卫遮挡示威者在大门上喷涂的「砍假总统」四字。

2016年12月7日凌晨,蔡英文官邸护卫遮挡示威者在大门上喷涂的「砍假总统」四字。(来源:台湾公民行动影音纪录资料库)

这种现象开启了一种可能性,但离真正独立于一切资产阶级势力的工人阶级社会主义力量,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首先,七天假这件事情,其实是需要严肃检讨的。举例说,蔡英文在大选前同部分劳团相关人士会面时,从来都没有说「承诺不砍七天假」。她当日的完整意思,是不会「只砍七天假」,而是会考虑整条法例的「相关配套」,确保劳工「不会吃亏」才下定断。

但是,相关团体却可以将之宣传为「蔡英文承诺不会砍七天假」。不要忘记的是,选战刚一开始,这个团体就马上打出「英派别跳票」,这条客观上翼赞民进党上台的口号。这对于麻痺他们的受众,加强「英派进步革新」幻想的社会氛围,不能不说是起了相当的作用。

这根源于杜撰福利满满的「台湾国」的纲领,贩卖本土保护主义、尾随「爱台湾」民粹主义的路线的种种机会主义、甚至直接造谣的行径,若不严肃检讨和清算的话,今天这些宣布「同民进党决裂」的年轻人,还是很有可能会倒向时代力量一类人的那边的。

附录:青年突袭总统官邸行动后的共同声明 2016.12.6
(来源:台湾《苹果日报》

今(12/6)天,在民进党的优势人数之下,砍假案在立法院中三读通过了。青年产业后备军、台大大学新闻社、东吴跳马社、东海人间工作坊、成大零贰社、政大劳促会、高教工会青年行动委员会等青年团体,在同一天深夜突袭总统官邸,在官邸大门喷上「砍假总统」、「民主资进党」的字样,就是要告诉蔡英文总统和民进党,青年绝对会记住民进党硬干砍假的这个历史时刻!

自9月以来,青年团体在立法院、民进党中央党部、柯建铭国会研究室、总统官邸、总统府等地点,多次表达拒砍七天假的诉求,呼吁蔡英文总统兑现她选前「恢复七天国定假日」的政治承诺,以及口口声声向青年们许诺的:「改变年轻人的处境就是改变国家的处境」。

青年团体一再指出,砍假造成打工族的减薪、以及全体劳工工时的增加,就是加剧青年贫穷化的困境。目前,台湾的大学生为了求学,一年平均需负担达26万元,私立大学学生更超过30万元,每四位大学生就有一位需要背负学贷。然而,我们的毕业起薪却倒退了十六年,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上班族超过三十岁,月薪却领不到30K。由此可见,已经没有什么空间再放任青年贫穷或劳动剥削恶化下去。

然而,自从蔡英文总统在10月3日拍板定案要砍假,我们见识到府、院、党无不全力硬干,就是要在年底前强砍七天假:10月5日,陈莹仅花一分钟就将砍假案送出委员会。接着,面对青年的诉求,民进党发言人总以「听到年轻朋友的声音了」来敷衍、蔡英文总统则惺惺作态地表示自己也很痛苦,但为了经济转型非要砍假。在劳工与青年的多次抗争下,好不容易换来一次公听会的机会,却只是民进党用来过水、补足程序,根本没有几个民进党立委愿意倾听各界团体形成「拒砍七天假」的强烈共识。最后,砍假案即将通过二、三读之际,民进党动用前所未见的层层警力与栅栏,将劳工的心声隔绝在外。

相反地,我们看到这一路以来,民进党政府屡次密会工商团体、百般顾及资方利益,民进党力拼硬干砍假,就是要贱卖青年与劳工的血汗给资本家!在砍假案通过二、三读的此刻,血淋淋地见证了所谓的「民主」进步党,根本是罔顾民意、牺牲劳权而靠拢资方的「资进党」。

在第三度政党轮替,我们用「民主」教训国民党,而背负众多青年期待的民进党全面执政之际,是时候让我们认清事实了:无论民进党还是国民党,都是听命于资本家的政党,不能期待它们改变青年的处境,或是期待它们来改善工时无法有效下降、薪资停滞、教育愈趋商品化等资本主义所造成的必然剥削──更多时候,它们就是加剧剥削、恶化青年处境的帮凶。

我们已经完全认清民进党的资产阶级性质,并宣告彻底与民进党决裂。拒砍七天假只是抵抗青年贫穷化的其中一环──环伺在我们生活日常中的,还有年年调涨的学费、高昂的生活消费与租屋价格、以及基本工资无法反映劳资均分经济成长果实的公平性……。接下来,下降工时、提高工资、教育公共化等斗争,都必须靠我们青年团结起来去争取,遏止青年贫穷化继续恶化下去。因此,让我们永远记住民进党硬干砍假的这个历史时刻吧!拒砍七天假只是抗争的开始,我们会继续跟资进党战斗下去!抗争到底!

分享文章

2 Comments

  1. 萧泽
    2016年12月12日 @ 7:32 下午

    这纯属幻觉,资本家唯一的使命是追逐利益,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如果不是闭关锁国的地方,资本家可以自由流动,他们才是没有祖国的人,如果拒绝自由化,那么资本就流动到可以产生利润的地方,而接受则会陷入与全球劳工一起比赛哪个出的工资低。台湾的商业界雇主无非是为了延长劳动者的工时,因为目前台湾产业升级没有重大成果,资本得不到技术进步的超额利润,而且还会流入金融和房地产市场。抬高房价。劳工如果想要有一个真正的机会,只有去找蓝绿以外的政治势力,或是自行组织政党活动,如果在体制内做改良,那么时代力量也可以试试。

    Reply

    • sdp889
      2017年01月23日 @ 11:33 下午

      相当精准地抓到台湾社会的现况与台湾大众倾自由派、倾左等民众想法,难得看到简体字能够说出动人的台湾处境,该不会是马来西亚人吧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