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不方便的事实

早在六七月的时候已经有朋友问我,希拉里是不是赢定了? 打当时起,我已经说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特朗普是有可能会赢的。 现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嘲讽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是「白痴」;哀叹「美国人太蠢太疯狂」、竟然不选「民主救星」希拉里;指控「美国白人工人」要为「极右/法西斯上台」「负责」;甚或「美国始终是头号民主国家,四年之后还是可以选举代表人民的总统」等等胡言乱语,除了充斥于资产阶级主流媒体,也是不少「左翼」的「分析」。 总言之,力挺希拉里的美帝建制,及其忠心耿耿的「左翼」,都将特朗普上台,说成是「违反常理的荒诞剧」、「民主之耻」之类——对此笔者绝不同意,在这里分享一下我的一些看法。

一:「何以至此?」——美国「民主」的若干「不方便的事实」
总统大选
还记得在不久之前的「运动」之中,关于「国际标准真普选」的说法吗?

美国这次总统大选,再一次说明了美国「民主」的真实的、而不是幻想中的情况:无论是选举的结果,还是每张选票背后的经费,都同「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国际标准」,完全没有任何关联。

从结果论,截至11月16日,希拉里领先特朗普164万余张选票。然而,在肇始于「保障」南方蓄奴州「权益」的选举人团制度之下,特朗普将会比希拉里获得多起码60余张的选举人票,「大获全胜」——美帝建制(及其「左翼」)心仪的候选人希拉里,真的没有在选票上输给特朗普,而是输给了「不民主的制度」。

有趣的是,在美帝建制——从奥巴马到希拉里(到桑德斯)、从华尔街到各财阀媒体——发完脾气吐完槽、积极迎接「特朗普时代」,开始热议新一届政府的人选得此时,诚心不改、日月可鉴的各种「左翼」和「进步人士」,煞有介事而十分敬虔地呼吁废除选举人团制度的「民主政改」!他们为体制忧心如焚的憨直,确实是感人肺腑的。

但是,即使现在没有选举人团,希拉里如愿登极了,他们会怎样看待这次弃权者的人数,比希拉里的选民还多出3300多万人的事实呢?「左翼」和「进步人士」,作为一流的公民科教师集团,大概会大言炎炎地宣讲「履行公民权利之必要」,受苦人必须「选自己人」加入美帝体制为「进步」和「改变」而努力等等。

在某种意义上,最「无知」的人,并不是没有投希拉里一票、或干脆没有参与选主游戏的那些人,而是除了动员工人穷人有色人种和各种「弱势」为民主党抬轿、或宣扬「再造真·民主党」之外,就什么也不会的那些人。他们和他们的改良派列祖列宗一样,使尽浑身解数呼吁穷苦人为美帝体制卖命,只能推动犬儒和反动。

从花销看,那些关于美国大选是「民主」和「选择」的体现的说法,简直就是对劳苦大众的无情嘲讽、无与伦比的恶作剧。希拉里募得6.87亿美元(约53.3亿港元)的选举经费,特朗普募得3.07亿美元(约23.8亿港元);希拉里每票「值」11美元,特朗普每票「值」5美元,这显然不是「票票等值」——事实上,只有获得大资产阶级钜额资助的那些候选人,参选总统才有胜算。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的基本面目就是:亿万富豪的正式代理人和一名「不入流」的亿万富豪的亿万豪赌,无论谁胜谁负,美国都是亿万富豪们的天下。

美国大选就是金权政治的样本和极致——不是这一届才这样,两大资产阶级政党轮流执政,是1870年代以来就确立的定例。无论希拉里和特朗普阵营如何疯狂叫嚣,最后还是有9600余万的「合资格选民」弃权了。美国有上亿民众长期没有意愿参与统治阶级砸钱分赃的游戏——换言之,就是「民主」把他们抛弃了,他们也没有理会「民主」了。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 希拉里得票比特朗普多164余万张 ;703.5万人投票给民主、共和两党以外的候选人。弃权者人数远高于希拉里、特朗普各自的得票数。 (数据来源: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 United States Elections Project )

此届美国总统大选,希拉里共募得6.87亿美元选举经费,比特朗普多两倍以上。希拉里每票的背后,有近11美元的选举经费,也是特朗普的两倍以上。(数据来源:Opensecrets.org)

国会大选
在这里顺带说一下,美国国会选举的一些现实和制度。国会大选,和总统大选一样,都是耗资亿万的分赃博弈。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为了最大化己方的议席、分配各方面的利益,各州州政府总会在十年一度的国会选区划界上费尽心机。

下面的配图,解释的是「竭力满得」(即Gerrymandering,「杰利蝾螈」:美式选区分界做票艺术)的「基本原理」。

在「实务」上,南方部分州份的共和党州政府会将倾向民主党的黑人地区「集中」在少数国会选区,让共和党在多数选区稳操胜券(图右);将倾向民主党的城镇「肢解」,同共和党支持者占多数的邻近乡郊划为一个国会选区,使共和党获得该州多数国会议席,也是一种做法(图中)。反过来说,民主党的州政府也会将倾向共和党的乡郊地区「肢解」,划入城镇居民占多数的选区(图中),或为了羁縻有色人种、收买各种「社区领袖」(进而在实际上推动种族隔离),将黑人或拉美裔居民聚居地「集中」划入某个国会选区(图右)。

【如何通过划分选区赢取选举】 图左:假设某地有50个小选区,红党在20个占多数,蓝党在30个占多数。 图中:将50个小选区划为5个蓝党占多数的大选区,蓝党赢取全部5个大选区。 图右:将蓝党占多数的小选区集中起来,红党赢取三个大选区得胜。(来源:Wikipedia)

【如何通过划分选区赢取选举】 图左:假设某地有50个小选区,红党在20个占多数,蓝党在30个占多数。 图中:将50个小选区划为5个蓝党占多数的大选区,蓝党赢取全部5个大选区。 图右:将蓝党占多数的小选区集中起来,红党赢取三个大选区得胜。(来源:Wikipedia)

以下的两张图,是伊利诺州在2003年至2013年,和2013年迄今的国会选区分界图。两次的选区分界,显然与上述的操作有关——注意公路交汇点的城镇是怎样被分割的。

2003年至2013年间,伊利诺州的美国国会选区分布图。

选区改划的实例:2003年至2013年间,伊利诺州的美国国会选区分布图。

2013年迄今的伊利诺州美国国会选区分布图。

2013年迄今的伊利诺州美国国会选区分布图。

位于伊利诺州美国国会第四选区,俗称「耳罩」。

这是位于芝加哥的伊利诺州美国国会第四选区——以其形状而俗称「耳罩」(ear muff)——自2013年以来的范围。1990年代初,民主党出于族群政治的考虑,将拉丁美洲裔居民聚居的若干部分划成此选区。(来源:Wikipedia)

在各州国会选区分界博弈的影响下,全国大选也就出现了以下的结果:共和党得票率为50.1%,如议席按比例分配,则刚好在众议院达到218席的多数。民主、共和两党的得票率差距只有2.9%(约13席),但实际议席差距就有10.3%(45席)。

screen-shot-2016-11-21-at-03-54-28

2016年美国众议院选举结果:得票率和议席比的比较(数据来源:Wikipedia)

在明确了美国大选的这些基本特征之后, 让我们看看两大党的竞选口号所折射出来的社会面貌。在2008年,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的竞选标语是:「我们可以相信的改变」(Change We Can Believe In),粉丝们呼喊「我们能够」(Yes We Can),张贴写着「希望」、「改变」和「进步」一类词汇的肖像画。共和党的麦凯恩,则提出了「国家第一」(Country First);2012年,奥巴马的标语是「前进」,罗姆尼的标语是「相信美国」(Believe In America);在2016年,希拉里的标语是:「一起更强」(Stronger Together)、「我支持她」(I’m With Her)和「爱会战胜憎恨」(Love Trumps Hate),特朗普的标语则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实在对制度很不满,就算没有内容的口号也已经足够收货了。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在共和党党内初选的时候,特朗普曾多次攻击其党内对手并顺便批评希拉里,说这些人净知道从华尔街、大企业那边收钱搞lobbying,是不会懂得为低下阶层服务的。 那么作为有钱佬的特朗普又怎样突出自己的优点呢?他说:「我才不搞这些黑金政治。呸,老子钱多着呢。所以我多钱,恰好是我有心服务美国人的证据。」这里引用罗思义最近写的文章,简单再提一些数据:

「美国人对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位总统候选人都不满意。竞选结果揭晓10天前的美国民调显示,反对希拉里的美国选民占52%,支持的占45%。同时,反对特朗普的美国选民占59%,支持的占38%。数据清楚地表明,美国选民对两位总统候选人的不满意度超过满意度。 美国民众对美国国会的不满意度甚至超过对总统候选人的不满意度。美国重要的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所作的定期民意调查显示,1995年,支持美国国会工作的美国选民占53%,反对的占37%;2015年,支持率降至仅27%,反对率则飙升至69%。 2016年10月,盖洛普咨询公司所作的「你是否赞成或反对美国国会的工作方式?」民意问卷调查发现,不支持美国国会工作方式的人占76%,支持的仅占20%。 总的来说, 2016年,美国公众既讨厌两位总统候选人,也强烈反感美国国会。鉴于这种情况,受美国主流政治排斥的桑德斯等候选人赢得美国草根力量的大力支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何以至此? - 美国普通人的生活
好吧,对政治不满还是可以「含泪投***」,为什么人们会投特朗普呢? 我的主要理据在于经济原因。 2014年到2015年,整整一年我在美国当交换生,许多城市都跑过了,各种人都接触过。 在西雅图,这个因为非常liberal而闻名全美的城市里,我的屋主跟他的朋友都批评美国的政治现况,但同时直指看不见出路,以至许多人只能继续在两党政治的死水里「寻求出路」。 在洛杉矶,我见到过两个妇人为了抢夺一张破绵被子而在街上大打出手,凶悍的程度竟然让旁边的几十个流浪汉不敢介入。 在圣地牙哥,我一个因为糖尿病而截肢的朋友是露宿者,本来有段时间找到工作并且靠着微薄的薪水住进了疗养中心,过些日子他竟然又回到街上露宿。我问他这是搞什么,他跟我说他排上了政府的津贴房屋名单,但入住前提是银行里有足够付未来一年租金的存款。为了确保未来一年可以住得舒服些,这个要终日坐在轮椅上,每天到医院打针吃药的人竟然自愿在又冷又臭的街上睡觉。

个人的例子如果有限,我这里再引罗思义的数字与文字:

「美国不平等问题加剧,以及美国收入下降的人口比例越来越高,日益成为美国的99%,导致美国内政治形势变得更糟。占美国人口绝大多数的(80%)的中下层人群收入占全部居民总收入比重呈下降趋势,从1967年的56%下降至 2015年的49%。同期20%的美国富裕阶层的收入所占比重则从46%升至51%。换言之,截至2015年,20%的美国富裕人口收入占全部居民总收入比重超过80%的美国中下层人群。 自里根1981年就任总统以来,美国不平等急剧增加。从1980 年至2015年,20%的美国底层家庭收入占全部家庭总收入比重从4.2%降至3.1%;5%的美国富裕家庭收入所占比重则飙升5.6%,从16.5% 升至22.1%;80%的中下层人群家庭收入所占比重暴跌7.1%,从55.9%跌至48.8%。 鉴于1980后美国收入不平等急剧增加,美国政治动荡严重加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既然情况如此,美国普通民众不想养肥金融业但饿死其他人,自然就不想投票给跟华尔街走得密切的政治精英了。 此时此刻,特朗普竟然提出了反对全球化碎片分工、重行保护主义、大量制造本地就业、重拳打击非法移民等政策,获得支持又有多难理解呢? 特朗普几个月前曾经到过汽车工业重地密歇根州。当时他说,福特、通用等公司,拿美国政府的政策好处,却将车厂搬到墨西哥,实在不可接受。因此,他将透过加重税等方法,逼迫这些企业「重振美国工业」。被问到是否真的可行时,特朗普再使出类似的招数,说「这些大公司的老板都是我朋友,谁要是不听话,我必定把他们揪得屁股开花。」 基于这点,我判断搞工业的摇摆州份密歇根州会由特朗普取下,结果果真如是。 至于到今天早上仍然斗得难分难解的宾夕法尼亚州,虽然有钢铁又有医药等较高端的工业,但因为类似的理由我也没有觉得特朗普绝对嬴不了。事实证明,疯狂中其实还有点道理。

至于以为特朗普那些出位言行必定引来非裔黑人及拉美裔的反击,其实也是搞错了。 拉美裔支持民主党,只因为民主党对他们好像比较开明。但今次特朗普所谓「攻击拉美裔」,其实是针对非法移民。如是部份已经「上岸」的移民,实际上是有动机去支持特朗普打击新移民的。所以,几个月前,纽约及加州已经有不同的移民团体为特朗普站台了,也因此以为拉美裔必然支持民主党,其实根本就说不准的。 早一个月左右,特朗普再讲移民政策时曾改口说「会加强监管」而不是「暴力驱逐」。有些人说他满嘴谎言,其实不然,因为清醒的人都知道这张牌,从头到尾都只是民粹宣传。 非裔黑人方面,确实过往克林顿夫妇与黑人族群走得很近,尤其比尔克林顿任内大力推动黑人购房(资产阶级化),往往被中上收入的黑人视作救星,今次他们理应毫无悬念地支持希拉里。 可是,不要忘记,此前的两三年里,希拉里甚至奥巴马在任期间根本无法对制度性的种族歧视予以打击。况且,因为Black Lives Matter组织者对希拉里多番相逼,这位「黑人苦难的终结者」竟然在一次竞选活动上驱逐Black Lives Matter的行动者,一时之间网络上出现了WhichHillary的hash tag,一大堆人在那边质疑这个前后不一致、谎话一句接一句的政客。

网络社群用上#whichhillary的hash tag,大翻旧帐,撕破希拉里的面具

一边想扮liberal去吸收桑德斯的票,另一边又要讨好厌恶特朗普的保守选民,结果希拉里完美演绎了特朗普口中的「政棍」,顿时变成「里外不是人」的猪八戒。配合踢破希拉里原来是华尔街银行家知心好友的大堆维基解密文件,希拉里靠着毫无内容的经济政策、继续担任「世界警察」的外交政策等,难道可以胜过嘴上说要重振本国经济、将外交开支用在美国人身上、「敢爱敢恨」的特朗普吗?

将来又如何?
选择结果一出,许多人说世界末日来了。 这些人不懂,他们的英雄史观是错误的。世界或会因为一个人而转变,但特朗普当总统不会有质的转变。

据说历史上,民主党会规管华尔街,是「压制资本主义」的。 但如果认真看那些历史细节,其实美国资本主义死得没那么快,恰好是因为种种的规管。 而在布列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全球经济实际上依靠美国的经济与军事力量来维持。 换言之,「保护主义」、「退出外交」都只能是特朗普的一厢情愿。 固然,特朗普一改对俄对中政策是大有可能的,但我们也要记住国家不是属于一个人的,它是属于其统治阶级的。而美国呢,就更加是全世界资产阶级必须保护的「瑰宝」。 所以我认为,美国就算会有外交上的变动,它们也只会是态度上的,不会是性质上的转变。 同样道理,以为特朗普上台意味着打压拉美裔、重振美国工业,也是错了。 美国本地工业外移是资本主义的逻辑所致。如果想福德汽车将生产线从墨西哥移回美国,麻烦先将美国工人的工资压下去。 移民问题也类似,现实世界的运作方法告诉我们特朗普只能是在耍嘴炮。

2014年美国各州无证移民分布图(来源:Pew Research Center)

2014年美国各州无证移民推定分布图。美国全国有约1110万名无证移民。加州最多无证移民,有约230万名。约六成无证移民在这六个州居住:加州、佛罗里达州、伊利诺州、新泽西州、纽约州和德克萨斯州。(来源:Pew Research Center)

为什么特朗普最后只敢说「规管移民」,不敢真的继续说「全盘驱逐,不排除使用武力」呢? 数据就能说明原因了。一下子美国少3%人口?那可不行,钱还是要赚的。 廉价劳动力对于资本主义国家来说不是负债而是资产,关键在于控制而不是消灭。 也因此,我认为特朗普上台是不会在移民政策上有什么大影响的。

但是不是说,特朗普当选就真的没有影响呢?并不是。

(特朗普玩火 种族主义者)

就算特朗普只是在玩火,受他玩火「启发」的人里,倒真的有许多疯子。 问题在于,这些行为只是将被隐藏的制度性问题重新扬出来,并且以一种更露骨更凶猛的形式露面而已。 这就牵涉到今次大选的第二个问题:根本改变如何可能? 在美国,左派基本上不存在,就算有,理论水平以及组织能力也都低得可以忽略。 黑人组织的Black Lives Matter没有系统思想,基本上变成「围威喂」的道德说教。 然而于我而言,美国进步政治组织的软弱以及美国种种制度性问题的越加张扬,实际上告诉我们,根本改变不会从现在有的东西里来。而只要努力理解美国民众今次的「集体不理性」,我们实际上看到对于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并不曾消失于美国社会之中。也就是说,穷困、屈辱等曾经一度唤起几代人为之战斗的痛苦,就算在先进富有的美国也还是存在。因此,那些曾经唤起人奋起战斗的思想与经验,纵使有过时并且需要更新的地方,其核心的精神还是适用的。

不过要记住,起点在这里,不等于人们会自然地、自动地走过去。 想要纵贯横通地看事物,最主要还是为了响应马克思的那句话:「至今为止,哲学家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不过,真正的关键在于改变世界。」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