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劳外劳,同工同酬同权!

 

2013年1月,工联会反外劳游行。(《东网》)

 

五一国际劳动节革命精神的失落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属于全球工人阶级的节日,它庆祝和纪念的,是工人阶级不分地域、国藉和肤色,团结反对资本主义、争取社会主义的革命斗争。现如今,宣称代表工人在五一国际劳动节上提出各种倡议的绝大多数政治势力,与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全球工人团结和革命精神可说是南辕北辙。在外劳问题上,这种现实有十分集中的反映。

香港的两大工会中心,工联会及职工盟,都以保护本地劳工的就业和工资待遇为名,反对输入外劳。两者尽管因各自效忠的对象而势成水火,但在这个问题上所表示的立场,则展现了几乎共同的逻辑。在此摘录两大势力在今年发表的若干有代表性的说法:

 

工联会的反外劳倡议:资本主义政府有责任保障本地工人
工联会:做好职业教育毋需输入外劳(2016年1月22日)
工联会职训就业委员会主任周联侨在此文中表示:

『政府有责任带头为香港的经济培训足够及合适的人手,特别是当个别行业雇主缺乏承担,拒绝投资,只懂「走精面」要求政府输入廉价劳工。政府只要做好职业教育,根本不需要输入外劳。否则,香港各行各业将会逐步凋零, 「青年无法向上流」的问题不断恶化,年轻一代在看不到前景下怨气日深,直接影响香港的安定繁荣。』

《头条日报》:「工联会游行反对港珠澳工程输入外劳」(2016年1月29日)
此报导全文如下:

『工联会及建造业总工会发起游行,反对港珠澳大桥跨工程输入外劳。
30多名建造业工人及工联会成员,包括劳工界立法会议员邓家彪及郭伟强,由金钟海富中心出发,带同横额及标语游行到政府总部,反对政府建议劳顾会接纳港珠澳大桥一个承建商,跨工程输入500多名外劳的申请。
他们认为有关做法绕过劳顾会,若接纳申请,当局难以监管外劳超时工作问题,亦令本地工人就业机会大减,要求当局及劳顾会认真考虑,拒绝有关申请。
邓家彪批评,新一份《施政报告》不但清楚表示有必要输入外劳,更尝试改变输入外劳的方式,完全漠视本地建筑工人的诉求。他表明将会在立法会跟进事件。
发展局和劳工及福利局其后派代表接收请愿信。』
2013年1月,职工盟反外劳游行。(《东网》)

2013年1月,职工盟反外劳游行。(《东网》)


职工盟的反外劳倡议:资本主义政府有责任保障本地工人

职工盟:停止滥输外劳 加强监管机制 建筑业工会对2016年施政报告声明(2016年1月13日)

此文的结论是:

『纵使补充劳工计划漏洞处处,过往两年仍有逾千名外劳获批从事建筑业。工会要求设立恒常审批机制:
1)在审批补充劳工计划各项申请时,向所有相关行业的工会咨询意见;
2)处理有雇主就同一空缺先后招聘本地与补充劳工时招聘条件有异的问题;
3)频密更新补充劳工计划内招聘各工种的工资水平。』

《壹周Plus》:「政府拟输外劳 建筑工会斥人手不足属假象」(2016年3月9日)
此文有关职工盟/工党倡议的部分,摘录如下:

『今日(3月9日)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讨论输入外劳议题,多个与会的劳工团体强烈反对「扩大补充劳工计划」。其中,建筑地盘职工总会理事长陈八根直斥输入外劳是一场「大龙凤」,更指现时因为高铁、人工岛等工程不断改规划及图则,才令工程不断延期,需要人手填补,更指有关部门「做错咗嘢又揾工人开刀」,要求工人加班「补镬」时「唔该都冇声」。
陈八根展示一幅工程相片,相中为14名工人合力搬一条铁,人手明显过盛,陈八根及扎铁业团结工会总干事黄惠民均质疑现时本港劳动人手不足的讲法。他们表示,一条铁一般以4至5人已能搬动。现时会有「不足」的现象仍因政府工程多错漏,结果承建商以人手不足为由,工会认为对工人「非常不公道」。
而陈八根更指,前年响应过劳工处呼吁,安排50名工友去声称人手短缺的建筑公司应征,竟无人获聘。另有工人被通知受聘,岂料4个月后方有工开,陈八根坦言:「佢一家大细变尸体啦,食紧元宝蜡烛」。
除了本地人手疑多至业界难以吸纳外,工党执委麦德正表示,有指建造业打算绕过劳顾会,一次过输入8,000名经处方去年强行推出的「优化补充劳工计划」下安排一签多行的外劳,他认为会助长承建商只求压低成本风气,影响本地工人就业,或会压低工资。』

反外劳主张的核心信条:由政府带头实现本土阶级合作
从以上的摘录可见,工联会和职工盟,「不约而同」地主张香港的资本主义政府,「有责任」促进劳资和谐合作,「有责任」保障本地工人权益,也因此「有责任」禁止外劳入境——当然,「劳方」也会因此履行照顾资方利益的「责任」。

然而,这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而且在本质上,这是工会官僚「外判」政治责任的做法,用以骗取选票和混淆视听,而又无助于解决工人困境的手段。

事实上,即使在「最民主」的资本主义制度之中,只要多数工人还没有参加工会,工会因此在职场没有力量同资方抗衡,工会即使千呼万唤资产阶级政府「主持公道」,结局还是资方在大体上支配劳动力市场,以最低可能的代价,获得他们需要的劳动力。

归根结底,资方可以在职场为所欲为,甚至规避法律监管和违反雇用合同的原因,在于工人的不团结,在于工会的缺席。工会的领导者不向工人解释这个事实,不努力动员和联合所有工人,反而以要求政府「主持公道」作为自己的「政治工作」的主要内容,岂不是荒天下之大谬?

要求资产阶级政府直接「为工人谋福利」的做法的最坏的后果,就是从根本上剥夺工会本身推动社会变革的潜力:既然万大事「都应该」由资产阶级政府解决,工会除了是配合资本主义制度运作的福利团体和选举机器之外(即阶级矛盾的润滑剂和安全阀),还可以是什么?

这种阶级合作的路线,在经济景气时或可以为部分工会会员谋得若干好处,但在经济萧条时,就必须实行「共度时艰」:为了老板们的利润和老板们政府的权力,推动冻薪减薪裁员、外判劳务、临时就业、限制公民自由权利、加强军警权力、推进军国主义等等「救亡政策」。

工人阶级团结自救的道路
要求资产阶级政府「不要偏袒」资产阶级,要求资产阶级政府限制外劳入境,在本质上是舍本取末的旁门左道,让工人永远成为资方的奴隶。

工人运动真正阻止资方借用「廉价外劳」压抑工资待遇的阳谋的做法,绝对不是要求政府禁止外劳入境。

将一般外劳「非法化」,只能为资方提供完全没有任何权利的超廉价「黑市」劳动力;呼吁禁止外地技工或专业人士入境,并不能终止资方用工的实际需要,只能增强本外工人的隔膜、帮助资方分而治之,资方甚至会以「无人可用」为由,将有关项目转移境外。在根本上,排外为资方服务,损害大多数工人的利益。

工人运动谋求根本解决的道路,是无分本外、组织所有在地的工人,要求资方平等对待所有工人,主张所有在地的工人、都应享有全部的公民权利,在各行各业形成同资方抗衡的强大力量,维护所有工人的权益、反对工资待遇的改恶,进而争取社会的主权,结束资产阶级的统治。

只要不断复制两极分化和地域极端不平等的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继续存在,贫穷地区工人向相对富裕地区大量流动的现象就会继续发生。要结束绝地球上大多数人贫穷的困境,大幅度提升落后地区人们的生活条件,更合理地分配和开发地球的各种资源、消弭极端的地域不平等,创造真正属于全人类的文明社会,就必须以国际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

因此,为了守卫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争取社会主义的前途,我们必须旗帜声明地要求:

本劳、外劳,同工同酬同权!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