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国际劳动节万岁!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作者脸书,经作者同意转载。我们为之加上了配图。

2016年5月1日,香港九家大专院校的学生会与本土民主前线和香港民族党发表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呼吁「取消中国籍入境特权,停止输入中国外劳」、「订立标准工时、取消强积金」等,主张推翻「港共暴政」,实现「香港人民共荣共乐之社会」。「左翼」人士对此声明的主要「批评」,竟然是指责法西斯份子宣布不出席由他们主持的劳动节游行,是「虚拟抗争」、「口头勇武」。曾经几乎由泛民「左翼」垄断的各大专院校学生会,为什么会被法西斯份子占据?泛民「左翼」对于法西斯声明的「批评」,为什么竟然是调侃对方「只说不做」?

林立业在2016年2月20日在本志发表的文章,『「左翼」为何为法西斯暴行辩护?』,分析了此现象的前因后果。在此摘录其中一段:

本土派崛起,「左翼」功不可没
「左翼」这样的「演绎」六四和「激烈行动」,实际上就是呼唤激烈的街头反共「民主」运动。他们这样呼唤了二十多年,曾经得到了「零三七一」的辉煌(「大炒建制」);在2007、08年这次世界资本主义危机开始后,「左翼」积极地推动「本土」议程:从对特定殖民旧物的「保育」,到「重夺审批权」,到「挡住大陆化」,到「香港自决」等说法,「左翼」提供了今天本土派的整个基本纲领框架。

本土派和泛民「左翼」的真正区别,在于两者的社会构成和行事风格——「左翼」在推动「本土民主反共」的议程时,往往加以西洋「论述」的伪装,再附加一些「反歧视」的免责声明,以保持他们的知识分子自我形象。但本土派的草莽势力,则不屑于「左翼」的矫情和虚伪,反而指责「左翼」因为垄断了「运动」的领导权,极度限制了运动的暴力化和普及化,所以才使香港「陷于沦亡的困境」——本土派不过是做了「左翼」读书人「论述」了起码七、八年,但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做到出来的事情。

客观上要推翻特区体制的「占领中环」(即「左翼」多年来不厌其烦地论述「激进行动」的必要性的那种场合),在奥巴马政府表态反对升级之后,在泛民主流的引导下虎头蛇尾、自我消亡,进一步证实了本土派关于自己必需从「左翼」手上夺取「本土民主反共」运动的领导权,只有他们才可以真正实现运动目标的自我期许。任何不带偏见的人都会承认,「占领中环」的最大得益者,是一贯标榜勇武反共的本土派势力。』


苏俄1920年代五一劳动节海报:红旗上书「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五月一日」 「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马克思、恩格斯

苏俄1920年代五一劳动节海报:红旗上书「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五月一日」 「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马克思、恩格斯

 

反对剥削压迫,确立阶级意识!

为建立马克思主义的舆论阵地而奋斗!
赢取争取世界社会主义的新一代!

学习阶级斗争史,扬弃选举拜物教!
认识资本主义制度,打倒反动「公民意识」!

建立工会,在职场抗衡资本!组织青年劳动者加入工会!
建立革命政党、建立工人国家,结束极少数人统治剥削压迫大多数人的社会制度!

打倒亲帝反共「左翼」,树立工人阶级的政治独立!
打倒一切民族、本土沙文主义!打倒虚构劳资共荣的保护主义!

反对撕裂工运,为建立共同面对资方的工运统一战线而奋斗!
打倒排外民粹!本劳外劳同工同酬同权!

打倒帝国主义推动世界战争的阳谋!
为工人阶级的革命国际连带而奋斗!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打倒资本主义!为劳动者的新世界而斗争!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