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马会与统一战线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2015年11月10日《苦劳网》苦劳评论(2015年11月10日),经作者同意转载。我们按照海峡此岸的阅读习惯,作出了些微的编辑。

我们不认为柏林墙倒塌是东西德人民和解的表现。事实上,西德帝国主义吞并前东德、彻底私有化前东德的公有经济,不仅取消了前东德劳动人民享有的各种重要的社会权利,更进一步的拉大了德国东西部的贫富差距,为以新纳粹为首的各种极右民族主义/本土主义势力在前东德地区的壮大提供了土壤。我们也不同意那种认为中共在毛泽东时代之后才出现了「代表性断裂」的论述。尽管如此,我们认为本文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思考资源,特此转载供读者参考。


习马会当天台北街头的游行,拉出「ONE TAIWAN, ONE CHINA」标语。(摄影:王颢中)

习马会当天台北街头的游行,拉出「ONE TAIWAN, ONE CHINA」标语。(摄影:王颢中)

历史过程是复杂的,而政治现实也是复杂的,但无论是正面肯定或者负面否定者,面对习马会,台湾多数舆论呈现的却是意外简单:简单地欣喜雀跃,或者简单地愤怒恐惧。因此提出的主张、表现出的情感,都与现实之复杂性极不相衬。

两岸之分断分治起缘于二十世纪中叶的全球冷战,包含台海两岸、南北韩、东西德等国度分治,都是结构于这样的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阵营的对抗张力之下。习马会,假使意味着两岸人民从敌对走向和解,那么,单就这点意义上,好比柏林围墙倒塌的历史意义,也应当得到肯定。然而同时也必须问,习马会,究竟是否意味着两岸人民从敌对走向和解。退一步,不以结果简单论断,那么放长时段,这一世纪会面,能否促成两岸人民通往和解之路;进一步,假使会面当真标志了冷战终结,如何总结这一冷战经验,百年来的红白对抗,孰胜孰败?

在中国的革命经验当中,由美国援助扶植的蒋介石政权,在台澎金马范围中的中华民国治理体制,是革命悬而未决的问题。五零年代以来白色恐怖的受难者,是在革命输出——接续中国大陆的革命任务并扩展到台湾范围——的语境下,遭到国民党右翼政权追捕绞杀。

直至今日,台湾政权不曾就白色恐怖进行过真正的「转型正义」,左翼在台工作驻点的历史,被代换为「错假冤」的无差别人权议题,对照来看,习近平的「不输出革命」论,不仅轻率地回避了面对中国自身的革命历史,同时也略过了曾经受这革命所召唤的,在台革命烈士的牺牲与鲜血,而单单与这些人过去在台湾的斗争对象互称兄弟。

统战之「统」,在今日常被错解为两岸「统一」之「统」,实际上则是「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的「统一战线」。跟谁「统战」,取决于路线,路线,取决于纲领。

习马会上,我们听到「血浓于水」、「中华民族复兴」、「打断骨头连着筋」云云,那么,这些是否就成了两岸和解的唯一「纲领」?习马会后,这的那的台派独派社团再度上街操兵,吴叡人言,这都是马英九嫌台湾人民太久没上街了,刻意搞桩事让人民上街抗议,这话说得肉麻恶心,却侧面显示了几分实情,从香港经验来看,很吊诡地,恰是「(政治)统一」间接催生或助长了「独立(分离意识)」。

世界局势持续变化,西方霸权调整在亚策略,美国南海巡航,TPP成形围堵中国,附和或者无视西方霸权者,当然是等而下之,应当谴责。然而,如果「统」意味着「统战」,那么它便只有在中国革命的语境下才有实义,脱离这个语境,唯经济主义的「让利」、唯血缘论的民族主义,恐怕都没有出路,反而造成了「统战」的失败,反映了共产党领导「代表性的断裂」,即无产阶级、工农联盟等范畴的日渐模糊,不再具备召唤人心与中国革命向心力的理想主义,也难以克服分离主义与亲帝意识。

汪晖曾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假使复制资本主义老路,不但不可能成功,还会触发巨大风险和反弹。相比于中国如何突破西方帝国主义包围的整体战略,台海两岸问题或许是边边角角了些,却也可以用一样的诊断进行概括与总结。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