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端传媒」的反共系列,看自由派的真面目

《跨时》按:这篇文章的后续篇,是《侧记「毛派」和反共派的「对话基础」》


1930年代德国社会民主党将共产党和纳粹党等量齐观的竞选海报:「这些就是民主的敌人!赶走他们!所以你要投票给1号名单,社会民主党人!」

1930年代德国社会民主党将共产党和纳粹党等量齐观的竞选海报:「这些就是民主的敌人!赶走他们!所以你要投票给1号名单,社会民主党人!」

近日,落脚香港的南方系媒体「端传媒」,附和沿着典型的官商勾结、侵夺国有资产的腐败之路而发迹的大资本家任志强在网路上攻击共产主义理想,兴致勃勃的发表了一个反共「理论文章」系列,蔚为观止。

其中,周某人所著的三篇「重磅」文章,似乎是连《共产党宣言》的一类最基本的马克思主义著作都没有读过、连最基本的史实都没有考虑过,就吐出来的东西: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黑格尔玄学和基督教末世论的杂种,马克思主义者是特殊的反社会精神病群体,无产阶级革命是「烈性传染病」等等——这都是资本帝国主义者的陈腔滥调,希特勒、墨索里尼、蒋介石、苏哈托、皮诺切特等帝国主义扶植的刽子手们,屠杀劳苦大众时的宣言。

很明显,这种「古典」的反智反共暴论,本身是无可足道的。

自由派的奇特资本主义论
真正「有趣的」是,我们从周某人的文章中,可以知道中国自由派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例一:宣称马克思主张资本主义「自爆」,而据说「自爆」没有发生,所以伯恩斯坦、考茨基就主张议会改良主义。周在这个时候,没有提出卢森堡如何反对议会改良主义、保卫革命马克思主义。到提出卢森堡的时候,则是用老掉了牙的断章取义攻击十月革命。「有趣的」是,周并没有说,卢森堡是作为列宁的同志,共产国际德国支部的负责人,而被伯恩斯坦和考茨基的门徒,德国社民党政府杀害的。

例二:周某人花了很大的篇幅宣称马克思主义是「伪科学」。然而,在他的「论述」之中,资本主义仿佛没有周期性危机,帝国主义仿佛并不存在,帝国主义世界大战也好像不是最大规模的资本主义危机的表现。在这个年头,周某人这种鸵鸟式的书写战术,到底是所谓何事?

例三:周某人宣称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并不实行资本主义,而是「混合式政治经济社会制度」,他唯一的「依据」,就是「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政策」。众所周知,这种东西是俾斯麦首先弄出来的,目的就是要驯服和收买当年正在蓬勃发展的马克思主义工人运动。在今天的西欧,这种政策在资本主义大萧条之下,也因应统治阶级的利益而被大打折扣。

例四:周某宣称「英美模式」是「最成功的现代化道路」,「德日、法俄都不成功」。比较周的上文下理,以及被他排除的相应史实,周的真正意思,是他心目中的「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说是「心目中」,因为与史实无关),才是「最成功的现代化道路」。这种奇特的判断,显然同社会科学分析无关,而是最典型的意识形态。

例五:周某完全将资本主义危机排除之后,进一步「指出」,只有自由市场经济才有「效率」,才可以创造出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前提:「物质的极大丰富」。周某同时认为,阶级斗争是末世才会出现的乱象,是有破坏无建设的烂事。

我们当然没有理由以为周某人不晓得什么是阶级和阶级斗争,对于他的这种妙论的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他十分清楚资本主义制度其实有什么问题,而他的书写就是通过攻击共产主义,去掩盖这些问题,通过吹捧西方现在已经千疮百孔的「社会福利、保障政策」,去维护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物质的极大丰富」。

自由派「新的合法性」的本质
周某人宣称,西方国家「绝大多数人即便在政府绩效低下的情况下也不想更换制度——因为它们深知没有更好的可替代的其它制度。」——这可以说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佛洛伊德式的错误吧!

资本主义制度不是绩效最好、最有效率、最符合科学的吗?怎么会忽然之间变成是即使政府很烂,「绝大多数人」都「不想更换」(所谓「不想」,也明显与周某人的这种宣传有一定关系)的东西?

由此可见,自由派之攻击还没有实现过的共产主义社会,目的在于通过回避现实存在的资本主义制度的矛盾和危机、宣称人类没有可能超越资本主义,去捍卫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利益。

任志强一类人攻击共产主义,满口自由宪政捍卫公民合法财产,甚至拿出政协《共同纲领》来叫嚣等等,说到底就是恐惧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纲领,要通过资产阶级「民主」,保障他一类人侵吞国有资产而来的不义之财,让中国成为一个金权统治的「自由」国度。

任志强一类人不是什么「勇敢的民间声音」,在中共官僚阶层当权派之中有强大的靠山,什么混合所有制改革、「降速升级」的卖国阳谋,都是这些人想出来的,目的就是瓜分国有资产,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用「选主」去取代「共同富裕」,作为「新的合法性」。

换句话说,自由派攻击共产主义理想,实际上就是为特权官僚和资本豪强张目。

劳苦大众要打倒官僚和资本,就必须打倒他们的自由派乏走狗们。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