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反思的「反思」 论各派的「雨伞革命」祭礼

2015年4月,三位当时在美国华盛顿出席「领袖研习营」的学联领袖,在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访问,讨论雨伞后香港形势。 (来源:http://alturl.com/dervc)

2015年4月,三位当时在美国华盛顿出席「领袖研习营」的学联领袖,在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访问,讨论雨伞后香港形势。
(来源:http://alturl.com/dervc)

无尽的祭奠
「雨伞革命」死亡之后,在泛民媒体和所谓「左翼」学者的带领下,百日一祭、半年一祭、一年一祭,煞有介事。暂且不论其政治内容,他们的这种做法,在事实上就是舆论上的疲劳轰炸。固然,为区议会选举做势,是其目的之一,但这不会改变香港的整体形势。或许,我们应观察他们回顾和「反思」的内容,才可以了解这种祭典背后的逻辑和趋向。①

奇特的「反思」
基本上,包括本土派在内的各式「雨伞革命」参与者的「反思」,都只针对这场运动在技术上有甚么「失策」之处,例如讨论怎样号召更多「社群参与」,讨论暴力抗争还是「和理非非」较有效,而非反思运动所依据的根本政治思想出了甚么问题。可以说,争取跨阶级、保护本土「香港人」利益、以中共为最大敌人的所谓「民主」和「自主」的核心立场,并没有在他们的「反思」里面被批判或挑战过。因此,他们的所谓「反思」②,其实是继续研究如何把握时机死灰复燃、继续「毋忘初衷」。

「左翼」的「检讨」
参与「雨伞革命」的各派,都有「策略检讨」的说法。其中,泛民「左翼」或所谓「社运左翼」因运动失败而遭遇严重反弹,过去由天星、皇后等「保育运动」所累积的年青支持者大量流失,重新号召群众就成为其重中之重。于是就出现了这些现象:

一,他们竭力提醒群众他们多年来的「深耕细作」和「运动履历」,宣布他们才是「本土意识」的开山始祖、真正有勇有谋的本土政治家,拒绝本土派给予的「左胶」的标签③;

二,他们宣布泛民「左翼」和本土派一脉相承④,都是为了本土福利不容外来匪类侵夺的义士,客观上有交流、合作乃至和解的空间;

三,他们的「知识分子」举办各种「左翼座谈会」⑤,于席间猛打马克思主义的稻草人,宣称「左翼」应该和资产阶级自由派联合抵制/转化本土派、一起努力推翻中共云云。

凡此种种,恰好证明了他们虽自命「左翼」,但与本土派一样主张反中反共的政治议程,跟以工人阶级为主体、提倡国际主义和社会主义、抱世界革命展望的左翼运动,其实毫无关系。更严重是,他们碍于意识型态的偏见,缺乏真正的国际视野(不是「北欧的月亮最圆」的那种「国际视野」),缺乏判断阶级力量对比的基本能力,缺乏独立的阶级意志和斗争意识———因而只能为反动势力做花瓶,在他们的战车上贴上一些用完即弃的「左翼」或「进步」标语,失败过后再互相访问,感叹为何世人都离弃了自己。

这种毫无自知之明的「策略检讨」,只能延续根本错误的方向,为更反动的「运动」铺路而已。无论是乌克兰「左翼」参与掩饰本土纳粹的反共反俄「革命」⑥,抑或是叙利亚「社运」促进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勇武抗争」自毁家园⑦,这些都是自称「进步」的人士,在空洞的「争取民主」和「反独裁」的名义下,联合超反动势力害人害己的前车之鉴。

作为终极「左胶」的本土派
显然,「左翼」的这种「不断失败论」,正在壮大陈云等人所代表的本土诸派。本土派们的「反思」,主要有两点:一,对泛民「左翼」的「失败」实行反智的无限鞭尸,宣称他们找到了「勇武抗争」的解药,以此争夺群众取而代之;二,宣称本土派不像虚伪无能的「左胶」,有胆量、有能力实行彻底的「去中国化」。

不过,本土派这些自以为最「深刻」的说法,在本质上其实就是泛民「左翼」的「抗争论述」,或Gene Sharp美帝天书开示的「终极奥义」⑧,在逻辑上的延伸:换言之,「勇武抗争」,就是「和平抗争」的必然结局。个中的关键,从来并不是在论述上、策略上、纲领上还是在任何的其它方面,获得劳苦大众的自觉支持,而是以「行动者」的血溅街头,去博取社会舆论的「转向」—-这正正就是本土派自称最憎恶的泛民「社运」所遂行的「占领道德高地」的最终极的做法

也难怪,泛民「社运」三不五时敢于宣称自己才是本土派的祖师爷,并向某些本土派投以「团结抗争」的橄榄枝。

否定反思的「反思」
如是,这样的所谓「反思」,根本就是「否定反思」、「没有反思」;这样的「策略」,则是壮大法西斯的策略。他们只要继续拒绝面对自己的「运动」,注定没有任何的进步性、而且在客观上只会巩固权贵的事实,就无法逃避为反动势力所利用操纵、最终将被觉醒的劳苦大众彻底唾弃的历史命运。

自主劳动者的道路
面对这样的反动逆流,争取真正自主的劳动者,又该怎么办?——要脱离各种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和党派的支配,就必须批判的继承世界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传统和教训,重新建立工人阶级的独立政治力量。这需要强韧的奋斗,揭露「运动」的丑陋和穷途,让劳苦大众重新获得思考的资源,追寻工人阶级自我解放的道路。

注释
①祭典繁多,其一是「雨伞节」
②如端传媒的「雨伞反思与前瞻」系列之中的大多数文章。
③参见陈允中、陈景辉等人的有关著作。
④例见许宝强所著「占领与光复」
⑤如2015年7月18日举行的「马克思节」《左右开弓》
⑥参见「张翠容谈新冷战格局 忧香港『乌克兰化』」
⑦参见张翠容「还他们的生存权」
⑧关于Gene Sharp所谓「非暴力抗争」的实际内容,可参考这篇简介。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