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断体制下的阅兵式争议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苦劳网》,经作者同意转载。我们为其加上了配图。

2015年9月3日,中国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杨伟中表示,对日抗战是由国民党政府所领导,站在坚持民主价值、台湾主体及抗战史实的立场,对于连战出席北京的阅兵仪式,深感遗憾与不解。 杨伟中表示,国民党将循既有机制处理对于连战的意见。(图:三立新闻网)

2015年9月3日,中国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杨伟中表示,对日抗战是由国民党政府所领导,站在坚持民主价值、台湾主体及抗战史实的立场,对于连战出席北京的阅兵仪式,深感遗憾与不解。
杨伟中表示,国民党将循既有机制处理对于连战的意见。(图:三立新闻网)


9月3日,中国大陆政府举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前国民党主席连战应邀出席,引发台湾蓝绿阵营同声谴责,国民党内甚至议论是否祭出党纪处分。对岸的抗战纪念活动在台湾卷起的反弹声浪,一方面显示出国民党抗战史观深入民心,二方面显示国民党的「独台」路线和各种反国民党的「台独」势力在意识形态上的连续性。这一连串问题的根源,可以归结到国共内战后所铸成的两岸分断体制,它使得任何试图跨越分断体制的政治交流,都显得困难重重。

领袖至上的国民党史观

连战将赴陆出席阅兵式的消息传出后,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前国发会主委管中闵和总统马英九接连表达不认同的立场,国民党总统参选人洪秀柱的态度也急转直下,从原本肯定连战参加阅兵式有助两岸交流,到后来改口「历史的事实、抗战的真相不容扭曲」,对连战出席阅兵式表示遗憾。

国民党念兹在兹的「历史事实」和「抗战真相」究竟是什么?府院党口径一致的说法是这样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接见连战时所说、并由连战附和的「国共两党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相互配合、协同作战,都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事实是,无论正面还是敌后战场都是由蒋介石和国民政府领导。换句话说,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国民党的功劳,而不能说成国共双方共同的贡献。此话一出,台湾、香港乃至西方媒体纷纷大肆报导,将国民党的抗战史观当成攻击中共的绝佳利器。

问题在于,即便抗日战争时蒋介石是全国最高领袖,国民党是中华民国的执政党,这就代表蒋介石和国民党是抗战的历史主体吗?就代表他们是抵御日本侵略者的广大中国人民依靠、认同、支持的对象吗?若真是如此,那为什么日本在1931年占领东三省、1932年进犯上海、1933年进攻热河和察哈尔时,国民党都采取不抵抗政策呢?又为什么要到国民党内的爱国分子发动西安事变,蒋介石才放弃对日妥协的政策,和共产党一齐团结抗日呢?国民党的说法唯一碰触到「真相」的地方,大概是点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内部矛盾,而这是中共官方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抗战纪念主旋律下所略而不提的。

1945年4月,毛泽东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清楚指出抗日战争存在两条截然不同的路线:一条是国民党所采取的对外消极抗战、对内摧残人民的路线;另一条是共产党鼓吹的工人、农民、青年、妇女团结起来实行「人民战争」的路线,当时中国因而可以分成国民党统治区和共产党解放区两个战场。在国民党统治区,国民党政府实施反动的《限制异党活动办法》,将民主党派人士──主要是共产党人──打入地下、关入监牢。1939年至1943年,国民党政府又发动了三次大规模的「反共高潮」,破坏国内团结,造成严重的内战危机。相对于此,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在国民党军队的封锁和进攻、毫无外援的情况下,自己制造武器,自己发展农业生产,尽管中共正式军队的数量远少于国民党,但是按照其所抗击的日军和伪军的数量及其所担负的战场,按照其联合广大的人民一同作战,无疑是抗日战争的重要力量。

而国民党之所以在其统治区实行消极的抗日政策和反人民的国内政策,根本原因就在于国民党统治集团代表的是中国的大地主、大银行家、大买办阶级的利益,他们把维护自己少数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抗日放在第二位,以致贪污成风、民不聊生。即便抗战胜利了,帝国主义势力依旧盘踞在中国,国民党依旧独裁腐败,中国人民依旧困苦。国民党口中的抗战胜利,说穿了是不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统治阶级的胜利,直到后来的国共内战,中国人民才在争取民族和阶级解放的呼声中赢得真正的胜利。讽刺的是,今日国民党谈到抗日战争的纪念,首要关切的竟然还是蒋介石一人和国民党一党的「功绩」,丝毫未言及当时中国人民的处境,充分暴露出国民党自蒋介石掌权以来根深蒂固的反动性格。

「独台」、「台独」共系分断

国民党全党大动作谴责连战出席中共抗战纪念阅兵式,除了反映国民党不容许抗战历史的诠释权被共产党主导、蒋介石和党的「功绩」被稀释,更深一层恐怕还关系到国民党对「中华民国」日薄西山的焦虑。然而,这却又是由国民党的「独台」路线一手促成的。

1970年代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和中美断交,使得国民党统治台湾的正当性出现危机,为了应对国际和国内的局势,国民党政府一步步走向难以回头的「独台」路线,也就是以维护中华民国偏安台湾的状态为特征的政策。在反共教育和独台政策的耳濡目染下,「中华民国是台湾」逐渐成为多数台湾人的共识。由于「独台」一方面阉割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历史,一方面又无力回应现实中存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故其演变为台湾中心的史观,乃至于催生排除中华民国的「台独」路线,也是无可避免的过程。

抗日战争作为中华民国建立后的重要历史事件,以及国民党引以为傲的核心历史记忆,理应是国民党呈现中华民国的全貌(作为一个中国)的时机。尴尬的是,国民党的抗战70周年纪念只能在当年是日本帝国殖民地的台湾举行,而非国民党军队曾浴血奋战的大陆,不仅如此,国民党还措辞严厉地谴责连战到大陆阅兵,声明「民主价值、台湾主体、以及抗战史实是我们的绝对坚持!」这段声明文字,反映出独台化的国民党,既想捍卫自身的抗战史观,又担心这样不够本土化,而陷入不知所云、进退两难的困境。而国民党坚决不参与对岸抗战纪念的态度,又在实质上断绝了发生在中国大陆这片土地上的抗日历史,以及所有承载这段历史的中国人民的联系。

就在国民党为了反共而将对岸视为仇敌、为了在台湾巩固统治正当性而主动去中国化的路线下,我们发现了「独台」的国民党和「台独」势力之间的微妙呼应,或说一脉相承。连战返台后,台联青年军在桃园机场怒呛连战是「投共」的「红鬼」,出席中共阅兵式的行为是「叛国通匪」云云,这些指控很难不令人联想到国民党戒严时期入人于罪的罪名,只是昔日的「匪谍」成了今天的「红鬼」,背叛的国名改叫做「台湾」。台独不但沿袭了国民党的反共意识形态,还进一步深化了内战意识形态,比如一再强调对岸用飞弹对准台湾,却又反对和中共进行任何有助于和解的政治对话,从而吊诡地强化了两岸的对峙状态。

历史地来看,国民党的「独台」路线是国共内战失败和国际情势变动下的产物,民进党及各色「台独」路线则是「独台」衍生分化出来的产物,但归根结柢两者都是两岸长期分断下的结构性产物,他们共同维系了冷战与内战结构,持续将对岸建构为「敌人」,同时用反中国、去中国化的方式建立自我认同。连战赴大陆参加抗战纪念阅兵式引爆的争议,让我们再次看到两岸分断体制如何阻碍我们认识失落的另一半历史,如何夸大两岸战争的可能性,并强迫两岸人民相互敌视。

终有一天,两岸分断体制与两岸人民之间的矛盾必须获得解决,而倘若我们不认为连战足以代表人民的声音,不满意目前两岸政治交流的模式,那么势必就要更广泛且深入地展开对于两岸关系、对于如何克服两岸分断体制的思考。而无论是「独台」或「台独」,恐怕都不是真诚面对历史、通往和平之路的答案。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