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殖民地,就应该效忠殖民主? 从李登辉发言所展开的争议想起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作者个人脸书(2015年8月25日),经作者授权转载,我们为其加上了配图。

李登辉在日本杂志《Voice》的「不要让安倍政权垮掉」特辑中发表的文章《打开新的日台提携的序幕》。

李登辉在《Voice》的「不要让安倍政权垮掉」特辑中发表的文章《打开新的日台提携的序幕》。


前几天大家根据媒体转译李登辉的几句话,展开的正反作文比赛,几乎都比李的那几句话还糟,也没花太多心思在看。昨天岛弧黑潮翻译了李的投书全文,这当然免除了一些断章取义的危险,但我看许多人竟然认为这是还李登辉一个公道,而不是反省过去的护航、提出更有力的批评,我觉得不可思议。

为了回护李登辉们,一种普遍声音认为,这只是长辈诚实表达他们在大时代大历史中的经验与感受。这种辩解回到原文来看显然不成立。李起初引发争议的该段文字:同为一国、没有台日打仗事实、作为日本人为祖国而战,不是只想陈述自身经验的事实,而是为了同理日本对台单位拒绝出席抗日纪念活动。

即使我们认为终战七十周年在台湾的纪念与反思,不应以「抗日」为主轴,而应该强调殖民等历史经验,或者我们拒绝响应国民党政府的抗日纪念,也不代表我们要天真的相信日本代表是跟我们抱持相同的理由拒绝参加,然后还能如李登辉那样同理他们。

其次是,有些人一直强调台湾其实是属于战败的一方所以不该纪念抗日甚至庆贺,我觉得更荒唐了。我们有什么理由只因为出生在台湾的某些地区,就只能以台湾为界去设想战争为东亚、世界带来的影响并纪念终战?我们又为什么必须向当年的统治政权效忠,把他们的「战败」同理为「我们是战败的一方」?出生在日本、国籍为日本的朋友都能够理解纪念终战之必要,我不明白为何台湾许多所谓运动圈的人,一再强调台湾跟日本纠缠又坚固的历史事实(李登辉表示: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两个国家间有这么坚固的羁绊了。)好像这些历史事实就规定了我们要有某种认同或效忠。我们对于二战历史的立场、态度与相应的情感,难道必须要以自身的国籍为前提吗?

李登辉的发言是很清楚的。他的对话对象是日本,向日本示好,强调台日间的羁绊与联盟可能。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回护日本拒绝参加在台湾的终战纪念活动,强调慰安妇的问题早就了结了。我不知道那些宣称自己重视历史、台湾主体性的人如何能对着这样一篇文字大喊有神快拜、跪着读。

李所使用的发言策略其实也不让人陌生。在终战纪念的议题,他攻击国民党政府的纪念活动是为了讨中国欢心;在慰安妇的议题,他借着批评马英九从未关心过,来说慰安妇问题是毫无意义的冷饭热炒。亲中、挺马的对立面是否就是正义的,李不需要回答,而对此提出批评的就可以被标签为国民党的附庸。好似我们没有与中国等其他亚洲地区一起面对终战的可能,好似在支持国民党的政治操弄之外就没有其他讨论慰安妇的契机。而这种正义尺标的操作和思维,我们不是很熟悉了吗?

分享文章

One Comment

  1. Fred Chiu Chiu
    2015年08月29日 @ 9:23 下午

    李登辉 vs 连战的两种綑绑,都是全身全心往历史深潭纵步一跃的“梭哈”,
    而且基本不留后路。不给自己留后路。不给后人留后路。不给台湾留后路。
    其实我倒不那么「看好」的李登辉的招数效应– — 李登辉其实历来失算多过得手、绝不如亲绿后辈以为的那么神勇(即越失手被说成越神、也越勇!!) — 我认为他不甘边缘化且临老陷入国族主义者的自愚和悲哀….误人自误….唉!!!!
    真是有些可怜李登辉的一再失态/自贱/失格了!!!!
    李登辉是在做日本的「浪人」式临终表演也! — 语不惊人死(鸭子)不休、可怜!!「浪人」性格终究原形毕露??

    Reply

發佈回覆給「Fred Chiu Chiu」的留言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