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中核派对SEALDs的批判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作者个人脸书,经作者授权转载,我们为之加上了配图。
Screen Shot 2015-08-07 at 04.19.40

SEALDs的宣传海报:「每周的星期五,要真正的停下来。不要战争。反对战争法案国会前抗议行动。在日本的所有自由主义者联合起来。」

日本中核派机关报《前进》2015年8月3日文章:戦争法の参院采决绝対阻止へ全国学生は総力で决起しよう 8・20国会闘争―9月全学连大会へ
SEALDs网站:http://www.sealds.com

在8月3日,中核派机关报《前进》上以革共同中央学生组织委员会的名义,发表一篇题为《为了全力阻止参议院表决通过战争法案,全国学生全力行动起来 向着8·20国会斗争——9月全学联大会前进》的文章。在文章中除了往常一样对自己在这次反战运动中的成就进行宣传以外,也将批判的矛头指向了本次学生反战运动的领导核心SEALDs(Students Emergency Action for Liberal Democracy-s;「为了自由与民主主义的学生紧急行动」),该文称,在这次声势浩大的反战运动面前,由于恐于运动往反资本主义的革命方向发展,处于运动领导地位的SEALDs,也同既成工人运动的指导部日本共产党一样,妄图把这场自发的学生运动,限制为拥戴日帝体制的运动。

中核派在文中对SEALDs在理论上的「反动性」的指责主要分为三点:

1)无原则地对「战后日本」进行礼赞,完全无视历史,把「战后日本」粉饰成是「拥有自由与民主传统的」时代,「和平主义的国家」。掩盖战后日本作为美帝国主义盟国的反动历史。

2)煽动宣扬「日本是东亚的领导者」的大国主义和爱国主义、排外主义,在事实上推动日本帝国主义对亚洲的侵略。其所宣扬的日本是「亚洲军缩,民主化的领头羊」云云,在逻辑上其实同叫嚣「将万恶之源的中国,北朝鲜解除武装」的安倍政权没有区别,其本质上并不是什么反对战争,而是推广号称「自由」的资本统治阶级的一翼。这种傲慢是同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水火不容的。

3)掩盖新自由主义的破产,妄图给工人、学生戴上资本主义的枷锁。其提倡的所谓「可持续的、健全的成长」等等口号,都是在制造对资本主义的幻想,要求青年、学生的一生都成为雇用奴隶,这是同鼓吹「健全的,有规矩的资本主义」的日共「斯大林主义」是完全一样的。

在对其主张的性质进行批判后,该文进一步指出SEALDs在这次运动中的具体行动,也有着深刻的「反动」性质。

1)在运动中,SEALDs一直在对国家权力进行谄媚。在这次运动中,SEALDs的人宛如右翼一般,高喊什么「警察先生们辛苦了」、「感谢你们的保护」等口号。在部分示威者与警察发生冲突的时候,SEALDs的领导者们高喊「巡警先生们绝对不是敌人!」,其奴隶的语言,对抗议者愤怒的压制,完全是屈从于国家权力机关的「第二警察」。

2)SEALDs否定工人和学生在职场和校园里,同资本和大学当局的斗争,甚至对其予以咒骂。SEALDs强调其「自立的个人」、「普通人」、「日常性」等性质。也就是呼吁曾经以工会、学生自治会等被破坏了的形式组织起来,现在被原子化了的个人的工人和学生,以「个人」的名义集结在国会前。

中核派认为,反对战争国家的具体攻击目标,恰恰应该是现实中的职场与校园。只要现实中的工人无法对解雇、减薪发出自己的声音,学生则被课业、求职、学费所束缚,又如何反对战争?恰恰是工人的罢工,学生同警察的斗争,才是阻止战争的力量。然而SEALDs却以「学业与考试优先」的名义,无视学生们的诉求,将国会前的学生进行驱离。SEALDs完全是放弃了斗争,回避了对大学当局的不可妥协的斗争,完全不对现实中的新自由主义大学予以批判,在事实上将校园交予资本之手。

3)SEALDs的最终目的,是同资产阶级政党或者改宪势力建立联盟,走所谓的「全部在野党集结路线」。该文强调,SEALDs领导层的主张,就是从政治激进主义滑向资产阶级议会政治的斯大林主义意识形态。只会高喊「保护自由民主日本」的口号,使用所谓「野党集结」、「现实的对抗政策」等等老掉了牙的辞藻,宣传对资产阶级议会的幻想。SEALDs的前身SASPL(「反对特定秘密保护法学生有志之会」)在特定秘密保护法成立之前就一直胡说什么「理解法案的内容」、「(提出)现实的修正案」,全是一种软弱无力的、为统治阶级提出「现实可行的选择」的幻想。

该文称,SEALDs完全是高高在上的、蔑视大众的,彻底地压制主体性、自我解放性,彻底地贬低个人,宣称「永远不希望产生领导者」的体制内运动。同时,SEALDs是否定革命、憎恨革命,无条件承认自卫队、机动队等国家暴力组织。SEALDs同日本共产党一样,也全面的赞成「自卫战争」,完全就是日本帝国主义战后统治支配体制与资产阶级议会主义最忠实的补丁。其本质就是那种出于小资产阶级对革命的恐惧,高喊「保卫日本」或者恳求日本帝国主义予以救济,镇压革命派的「青年法西斯运动」(青年爱国运动)。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