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希腊情势的五篇评论

2015年7月9日,在雅典宪法广场集会支持欧元的群众。

2015年7月9日,在雅典宪法广场集会支持欧元的群众。

《跨时》按:2015年7月9日,希腊SYRIZA-ANEL政府按照「三驾马车」所规定的限期,提交了新的紧缩方案、以换取新的财政「救助」,其内容与只在四天前被公投否决的《6·25方案》几乎一样、甚至更差。面对这个情势,在过去半年来一直吹捧SYRIZA「代表希腊人民对抗金融霸权」、「沈重打击紧缩政策」甚至「再造欧洲社会民主」的各种「左翼」,不是表示SYRIZA「出卖」了他们,就是表示「大惑不解」。

我们认为,「左翼」现在的自我慰解,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因为,SYRIZA的领导层在上台前一年就不断公开宣布,他们是欧盟、欧元和北约的忠实信徒,他们绝对不是打算剥夺垄断资本的「共产党」,他们只是要求三驾马车体谅希腊的困境、高抬贵手一点,好让希腊经济能够复苏、履行对国际债权人的义务。

任何愿意直面事实的人都可以知道,这完全不是挑战甚至推翻金融霸权的路线,而是诉诸金融霸权的「良知」和切身利益的路线

在这种路线之下,强迫劳动人民为垄断金融资本埋单的紧缩政策,是必然之事。问题只在于,这种政策将会经过怎么样的过程,才可以被包装成为既符合「现实」、又符合「正义」的东西,从而消解民众的反对、迫使人们无可奈何的接受。

在这种意义下,2015年7月5日的公投,与其说是「左翼」所宣扬的「民主的胜利」,倒不如说是SYRIZA「获得授权」的一个仪式。资本主义选举,从来都不是挑战甚至超越资本主义的手段。

希腊劳动人民正在遭遇的劫难,再一次告诉我们,要真正的反对资本主义所造成的危机,就必须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形成工人阶级的独立政治力量、领导所有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为建立劳苦大众的政权和拥有社会主要生产资料的民主中央计画经济而奋斗。这种奋斗,在资本帝国主义被世界性的工人政权推翻之前,是不会获得终极的胜利的。

以下五篇文章,是赵平复在2015年1月底和7月份首发于个人网志的评论。本志经作者授权转载,供读者参考:

(一)关于希腊局势的随想(2015年1月27日)

(二)SYRIZA大佬表白自己「绝对不是共产党」,说明了什么?(2015年1月28日)

(三)希腊债务协定公投(2015年7月5日)

(四)希腊财长瓦鲁法克斯辞职——SYRIZA公关秀的反高潮的开端(2015年7月6日)

(五)低处未算低:SYRIZA向欧盟提出比公投否决的《6·25方案》更恶劣的紧缩方案(2015年7月10日)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