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死难者是什么人,为什么右派只「悼念」其中的几个?

《跨时》按:今天是香港脱离英国帝国主义统治,回归中国十八周年。

在「一国两制」之下,自2008年以来,在香港相当依赖的世界资本主义的大萧条,和中国崛起使香港传统反共势力的展望落空的背景之下,各种殖民主义思潮,经过多次的群众性本土反共民粹运动,在青少年之中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香港今天的困境的一个显著的表现,是工人阶级社会主义政治力量的缺席。而1967年反英抗暴运动之被建制和泛民两大势力,用各种形式抹黑、否定、抹煞、淡化,又是这种缺席的一个显著的现象。

高思宁君惠赐本志的这篇文章,对我们认识真正的本土抗争史,和殖民主义势力伪造的本土抗争史的区别,提供了很有价值的思考。感谢高思宁君对本志的支持。(2015年7月1日)

港英「防暴队」在受伤倒地的工人身边走过。(来源:Life magazine)

港英「防暴队」在受伤倒地的工人身边走过。(来源:Life magazine)


缘起

早前工联会前会长杨光逝世,引起各方对(港英殖民政府及其支持者设定的)「六七暴动」——即当年几十万在香港直接参与的群众和他们数以千万计的支持者所称的「反英抗暴」——的关注。舆论主要着眼于「追究」杨光当年作为斗委会领袖的责任。

一直以来,不少香港人对反英抗暴抱持负面态度,这主要出于右派的各种似是而非、甚至歪曲事实的宣传——这除了是对当年被港英政府杀伤、监禁、驱逐的反帝抗争者的侮辱,也是对史实的蹂躏。

建制派出于维持香港现状和安抚华洋大资产阶级的考虑,不是拒绝为抗争者正式「平反」、宣称六七纯粹是「四人帮」煽动的错误行动,就是将当年的反帝抗争「降级」,说成是目的只是促使港英调整统治策略、推行社会改良的「抗议运动」。

这篇文章处理的,是右派的问题。建制派的问题,将会需要另文处理。

有一种常见的说法,就是完全抹煞「反英抗暴」这个词汇所指向的史实,为1967年的反帝群众运动加上「左派暴动」的标签,并将之等同为据说无差别的炸弹袭击,即「左仔暴乱滥杀平民」。

杨光出殡时,本土派人士在灵堂外示威,叫嚣「杨光落地狱」,并将代表土制炸弹的菠萝放在写有「同胞勿近」的纸皮箱上。

炸弹出现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这些满口反对「滥杀港人」的右派,绝口不提在炸弹袭击浪潮爆发之前的两个月期间,港英政府不断派遣军警血腥镇压工人群众,杀害多人、打伤数百人、拘捕上千人的事实。

似乎,对右派来说,港英的暴行不但不是暴行,死伤者被捕者还因为是「左仔」,连「港人」都不是。

举例说:1967年5月11日,港英「防暴队」在大有街香港人造花厂外,以仅十多呎的超近距离,向徒手的青少年学生示威者发射木弹,一名年约15岁的女学生中弹倒地,上前救援的同学被「防暴队」围殴。港英宣布,当日向群众发射了53发催泪弹、70发木弹,拘捕了127人——当晚被捕者在黄大仙警署被彻夜毒打;

5月12日,13岁理发学徒陈广生被警察木弹击毙;5月22日,左派出版界和银行界职工代表约160人,在花园道希尔顿酒店外(即今长江中心位置)被港英警察暴打、血洒街头。当日有98人被捕;

6月8日上午,港英「防暴队」四五百人攻打工务局电机部九龙分厂,发射二十多发催泪弹、拘捕450名工人。当日下午,「防暴队」施放催泪弹、进攻煤气公司,拘捕108名工人;6月9日凌晨五时,被羁押在黄大仙警署的44岁工务局电机部工人、工会委员徐田波,不堪警察虐打、壮烈牺牲,(8月,港英法医官供称,徐烈士十二条肋骨折断、断骨压伤肺部致死)。6月11日、17日,煤气公司工人分别在煤气鼓和水箱内发现6月8日警察攻打厂房时,失踪的两名工人的尸体,他们是52岁的木工黎松和28岁的钳工曾明。

6月23日中午,左派工会宣布于翌日举行联合大罢工。当日下午3,港英派遣过百名「防暴队」攻打港九树胶塑料业总工会(位于广东道、旺角道交界)会址,与工人群众冲突七小时,造成三死数十人伤,56人被捕。30岁工人邓自强与撕毁反帝标语的警察理论,身中四枪牺牲。36岁工人邹松胜,在旺角警署被殴打至脾脏爆裂、内出血牺牲。32岁工人罗进苟,亦在旺角警署被暴打惨死,遗体全身瘀黑,额破损,眼突出,锁骨中央、背部、下腰侧和下阴部有洞。港英死因庭裁定邓「警察自卫合法杀害」、邹「死于意外」、罗「死于横祸」。

6月24日,参加罢工的邵氏制片厂42岁木工李安,要求陪同被捕同事王煜森前往警署,被警察以「藏有煽动性标语」罪名逮捕。6月26日下午,两人在北九龙裁判署提堂,李安突然吐血昏迷,送院后不久去世;王煜森亦因被殴留院五天。港英法医官供称,李安全身有24处瘀伤,胸前骨直线破裂,心房右方瘀黑,左肋骨第一至第四条折断,右肋骨第二至第六条破裂,右肾爆裂内出血过多致死。11月6日,三名华警被判「误杀」李安罪名成立,1968年1月29日,三警上诉得直、「无罪释放」。

7月9日,港英警察在西环射杀两名码头工人,在庄士敦道射杀一名工人。他们是32岁的郑浙波、43岁的马烈和27岁的蔡南。

在7月11日至8月初期间,港英派遣大批军警搜查工会、学校、社团和私宅。攻打的主要目标有:摩托车业职工总会、九龙船坞劳工联合会、红磡劳校、太古船坞华员职工会福利部、太古车糖公司华人工会、五金工会香港支会、摩总九龙巴士分会、工人俱乐部、侨冠大厦、新都城大厦。

炸弹浪潮的轮廓

经过了港英近两个月的疯狂血腥镇压和大规模搜捕,有组织的大规模群众抗争开始式微之后,在7月9日晚上十时许,发生了第一次炸弹袭击:观塘警署两辆警车被炸毁。

在7月9日至7月22日期间,发生了近二十起针对警车、「防暴队」、警署、警岗、兵营、警察宿舍、政府机关的投弹袭击。

7月26日,皇后大道中与租庇利街交界附近出现第一个「假弹」。同日上午十时半,发生第一个针对平民的摆放炸弹爆炸案:九名市民在屈地街电车总站被炸伤。港英政府新闻处高调谴责左派企图滥杀无辜。

在7月下旬至10月中旬期间,左派群众在举行游行示威和飞行集会时,摆放、投掷「土制菠萝」狙击前来镇压的港英「防暴队」,放置标明「同胞勿近」的「真真假假」炸弹。11月5日早上7时,为抗议港英在11月1日暴力镇压在赤柱监狱要求改善待遇的左派政治犯,赤柱警署旁的小型足球场出现大幅抗议标语,其周围摆放了六个炸弹;同日市区各地出现抗议横额和「真真假假」。到1967年12月,炸弹浪潮基本结束。

8月21日,发生清华街爆炸案,一对8岁和3岁的姊弟,被放置在一辆房车车头的爆炸品炸死。现场是死胡同、住宅区,附近更有「左校」树人学校。港英高调谴责左派残暴无良。其后,多个左派机构附近,包括新华社和培侨中学,都出现了炸弹。

8月24日,知名右派播音员林彬驾车上班时被纵火焚烧,同车的堂弟林光海当天伤重不治,林彬翌日身亡。自称「地下锄奸突击队」的组织发表公告承认责任。反英抗暴斗争爆发后,林彬主持电台节目支持港英镇压工人群众,攻击「左仔」「无耻无良,低能邋遢,下流贱格」。

右派谎言的破产

行文至此,任何不怀偏见的读者,都应该大概掌握到六七反英抗暴期间的炸弹浪潮的基本脉络:1)港英血腥镇压工人的正当抗争,打死打伤逮捕大量群众;2)在近两个月后,部分群众发动炸弹袭击,狙击施暴的港英军警。其中,摆放式的炸弹多数标明「同胞勿近」;3)7月26日、8月21日和8月24日,分别发生了针对平民的屈地街电车总站爆炸案、清华街爆炸案和林彬林海光被焚案,前两者没有人承认责任,林彬案有左派组织承认责任。同时,多个左派机构门外,也出现了土制炸弹。

由此可见,右派宣传的几个重点:1)左派群众无端发动针对所有平民的、无差别的炸弹攻击;2)六七死难者多数死于左派群众的袭击;3)港英政府果断镇压杀人放火的左派暴徒,是正义行为——不是似是而非、就是完全背离事实的谎言。

右派一直刻意使用林彬和清华街两案,抹煞港英军警当年大量杀伤逮捕平民的血腥史实。杨光去世后,部分右派甚至斗胆宣称,港英官方公布的51名死者「全都没有参与暴动」,是左派纵火和炸弹袭击的牺牲者。

在这里列出当年被港英杀害的部分死难烈士的名单:

1967年反帝运动之中被港英军警杀害的部分工人名单

1967年反帝运动之中被港英军警杀害的部分工人名单

右派歪曲史实、侮辱本土反帝反资先烈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

反英抗暴运动的根源是殖民地无度的剥削压迫

此外,右派的另一个常见的说法,是指反英抗暴和争取工人权益完全无关,工人是纯粹被中共煽动出来闹事的。

然而,反英抗暴的导火线,就是工人反抗资本家无理解雇的工潮,整场运动,很明确的是沿着抗争、镇压、反镇压的逻辑发展的。若果当年港英统治真的像右派所宣扬的那么正义、那么爱护港人、照顾穷人,那无论中共如何费尽唇舌,都不可能「煽动」到几十万人,冒着被打死打伤下狱的真实危险,参加这一场香港有史以来数一数二的群众抗争。

关于劳动者的工作权:当时新蒲岗人造花厂颁布了极为严苛的规定,包括损坏机器的工人不会发放工资、厂方不允许工人请假等,其后更恶性解雇工人代表、甚至一次过开除几百名工人。如果当年的左派工会没有要求资方撤回解雇、要求谈判解决,岂不就是右派口中的「工贼」?如果今天的政府,用港英当年派遣「防暴队」殴打工人的手段,协助资方「解决」工潮,岂不就是右派口中的「黑警」?

关于示威权和生命权:以徐田波在黄大仙警署被港英警察打断十二条肋骨、壮烈牺牲为开端,多名工人被港英警察打死、枪杀,群众游行示威被港英警察围堵、暴打,几千人被逮捕,大量群众被监禁、关进集中营。这岂不就是对示威权和生命权的极之严重的侵犯?今天主张「勇武抗争」的右派,凭什么质疑当年群众对港英军警的还击?

完全不可以回避的是,香港当年是英国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华人地位低下,殖民政府完全无视工人阶级的生死和福祉,让他们饱受华洋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在这种情况下,反抗资本家的无度剥削,反抗用暴力协助资本家的殖民政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反英抗暴」何罪之有?

另外,右派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说法,宣称反英抗暴与港英政府后来逐步推行的社会改革全无关系——一切都出于麦理浩的「皇恩浩荡」。

反英抗暴运动结束后,戴麟趾政府在1968 年通过了《雇佣条例》,取代了早已不合时宜的《雇主与仆人条例》。在《雇佣条例》及其后的修订条款下,雇员拥有一些基本保障,例如休息日、有薪年假、法定假日、有薪病假、分娩保障,以及防止歧视职工会的保障措施等。

另外,为改善1966和1967民众抗争所展现的恶劣官民关系,戴麟趾在其任期内推行「民政主任计划」,成立民政处、内设民政主任收集民意、接受投诉,向市民提供咨询服务。

如果这一切都是麦理浩的恩赐,甚至是港英无缘无故的奇妙恩典,那为什么他们要等到1968年才开始推行这些政策?而不是与英国本土同步推行二战后的所谓福利国家政策?

结论
今天口口声声「抗争」的右派们,极力抹煞当年香港工人阶级用自己的汗水、眼泪和鲜血,迫使港英殖民政权一改此前任由劳苦大众自生自灭的暴政、推行大规模社会改良以平民愤的事实,甚至七情上面的伪造历史、支持港英镇压工人,到底说明了什么?——那就是,对他们来说,只有反共反大陆的行动,才算是「抗争」。当劳苦大众奋起抗击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时候,他们就会成为权贵的最忠诚的卫士。

四十八年前,正是反英抗暴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日子,我们除了不能遗忘先烈的牺牲,也要直面反帝反资的斗争不但尚未成功,香港还陷入了被亲帝党派和「爱国」资产阶级困死的僵局。反英抗暴后期发生的恐怖主义行为,同时也儆戒我们,脱离群众运动、甚至伤及群众的暴力行为,往往会被敌人所利用,进一步瓦解斗争。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全文完

分享文章

9 Comments

  1. 莫遂興
    2015年07月02日 @ 12:22 上午

    非常好的文章。谢谢

    Reply

  2. 莫遂興
    2015年07月02日 @ 12:22 上午

    非常好的文章。谢谢

    Reply

  3. Vancent Kam
    2015年07月02日 @ 12:23 上午

    长知识..

    Reply

  4. Vancent Kam
    2015年07月02日 @ 12:23 上午

    长知识..

    Reply

  5. beenees2
    2015年07月02日 @ 7:59 下午

    Reblogged this on Destructive Construction.

    Reply

  6. beenees2
    2015年07月02日 @ 7:59 下午

    Reblogged this on Destructive Construction.

    Reply

  7. 1967riot
    2015年07月11日 @ 12:30 下午

    名单漏左10名殉职警察、1名消防员、1名英军军人、被炸死既无辜市民同自炸身亡既左派人士

    以下呢张死者名单比较完整

    https://1967riot.wordpress.com/六七暴动死者名单/

    Reply

  8. 1967riot
    2015年07月11日 @ 12:30 下午

    名单漏左10名殉职警察、1名消防员、1名英军军人、被炸死既无辜市民同自炸身亡既左派人士

    以下呢张死者名单比较完整

    https://1967riot.wordpress.com/六七暴动死者名单/

    Reply

  9. 1967riot
    2015年07月11日 @ 12:30 下午

    名单漏左10名殉职警察、1名消防员、1名英军军人、被炸死既无辜市民同自炸身亡既左派人士

    以下呢张死者名单比较完整

    https://1967riot.wordpress.com/六七暴动死者名单/

    Reply

發佈回覆給「1967riot」的留言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