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国家主义」的歧路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作者个人脸书,经作者授权转载。我们为其加上了配图。

1995年至2012年间,德国相对于欧洲其它主要国家的单位劳动力成本。

1995年至2012年间,德国相对于欧洲其它主要国家的单位劳动力成本。


对近日台湾发生的事情,有一些想法:

一,港台「左翼」往往有一种说法:反对港独和台独,就是「国家主义」,意即直接或间接依附大陆现政权,并因此「违背」了「反对一切国家政权」的「左翼原则」。但其实,「左翼」们自己就是最彻底的「国家主义者」,他们主张「自己的」国家要为他们服务,并承认或要求「自己的」国家和国际强权保存或建立实质的附庸关系——他们「反国家」的对象,只限于大陆现政权。

二,港台「左翼」运动的一个核心诉求,就是要求「自己的」资产阶级及其政权实现「本土优先」政策:要求老板不要对外投资、减少本土就业;要求政府限制外来投资、保障本土产业;要求政府接管破产企业、让工人成为政府的雇员;要求政府向资本征税施实行社会福利;要求政府「人道」处理犯罪——即要求资本家的政府解决天底下的所有问题,为资本造成的所有问题埋单。这种名乎其实的「国家主义」的最极端的例子,就是支持警察「组织工会」。

三,这种「左翼」的「国家主义」政治,并不只是港台的现象,而是脱离阶级政治和社会主义展望的所有「左翼」党派的共同诉求。换句话说,这是一种资产阶级的民粹政治。它将资本主义造成的问题,说成是「出卖本土」的当权派所造成的问题,发动群众促使政党轮替,让「本土势力」上台。这种运动所造成的牺牲,只能为政客累积政治资本,而无助劳苦大众了解资本主义的真相和解药。而且,这种运动的承诺与其实际作用之间的巨大落差,往往造成群众的进一步犬儒和反动——号称「左翼」所领导的民粹运动,往往就是「本土」反动运动的起源和基础。

四,「左翼」民粹主义针对工运的一个核心论述,就是「本土」的劳资双方,应该在政府的「积极」介入和调停之下,实现同时确保本土就业和维持本土产业对外竞争力的「双赢方案」。这种阶级合作诉求的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减薪也无所谓,只要产业留在本土就行」——被「左翼」奉为「劳动法天国」的德国,在过去的十多年间,就通过社会民主党及其伞下的工会实现了这种乐园,为欧元区当下的深重社会危机提供了一条主要的导火索。

将本土保护主义(即本土劳资共荣论)等同为「反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进而将这种政治等同为「反资本主义」的「左翼」,就是这样的在实际上促进了「Race to the Bottom」。 只不过,资本必然追逐利润,港台「左翼」民粹主义的劳资共荣「理想」,已经不可能通过针对大陆而得到「实现」——除非港台的工资下降到孟加拉和缅甸的水平(须知道,原本迁往大陆的代工资本也「移民」了),否则,无论「左翼」再怎样行为艺术也好,也是不能让产业「留在本土」的。

五,每当资本家的政府及其镇压机关理所当然地宣布资本主义无罪、资本家牟利合法,镇压劳工抗议,就是「左翼」民粹主义破产之时。检讨路线的成败利钝,探究国际工人阶级的觉醒和斗争的道路,也就成为了所有真诚的站在劳苦大众的立场上的人们的任务。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