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记英国大选:「左」右民粹的大跃进,附补充和苏独公投评论各一篇

编按:这是赵平复在其脸书上发表的三篇关于苏格兰独立公投和英国大选结果的分析文章,部分内容曾被两个网站转载。《跨时》经作者授权,转载全部三篇文章,供读者参考。

英国大选结束后,朝野政党领袖出席伦敦欧洲胜利日庆典

英国大选结束后,朝野政党领袖出席伦敦欧洲胜利日庆典

去年9月苏格兰独立公投时,我写了一篇评论苏格兰所谓「左独」(和英格兰的同类所谓「左翼」)翼赞盖上福利民粹面纱的苏格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即以「进步」面目示人的本土沙文主义)的破产路线的文章(编按:见下面的附录)。

在刚过去的这次大选,苏格兰民族党凭著慷伦敦中央政府资助之慨的特大福利空头支票,以五成得票夺取了苏格兰接近全部的西敏寺议会议席。

苏民党这次一方面继续玩弄苏独民粹,主张「重夺财税自主」,另一方面为了从工党抢票,主张继续维持伦敦中央政府的超额财政资助,以实现他们的本土福利天国。这是典型的选举骗局:苏格兰一旦真的「重夺财税自主」,就理应失去伦敦中央政府的资助,苏格兰政府收入将大幅度降低,就不可能发放苏民党承诺的各种福利。

从独立公投开始,英国的「左翼」吹捧苏民党的民粹骗局,宣称苏民党福利民粹的兴起,是一种「左倾」的趋势。据说苏民党的崛起,将会有助于「左翼」、甚至「阶级政治」,在英格兰的「复兴」。

当然,事情并没有沿着英国「左翼」所臆想的方向发展。

完全可以预计的,面对苏民党的「大小通吃」本土优先马戏,保守党提出了「英格兰人立英格兰法」的方针,指出每个地区都应该为自己的公共开支负责。同破产的「左翼」们所臆想的相反,本土优先的福利民粹,直接加强了英国各地的民族、本地沙文主义,进一步分裂英国工人阶级,将各地工人绑在他们的「本民族」/「本地」的资产阶级政客的牛车上。

「左翼」们自欺欺人,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福利开支的多寡,最终由政府的财政收入决定,政府财政收入的多寡,则由资本主义经济的荣衰所决定。「左翼」们将要求[资产阶级]政府「有所作为」、贩卖福利民粹等同为「阶级政治」,完全不谈论资本主义制度的运动规律,实际上就阻碍了工人的政治觉悟,进一步将工人推向资产阶级民粹的泥坑。

在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不被质疑、甚至被朝野一致承认的条件下,参与资产阶级选举的绝大多数选民,必然会倾向于支持他们相信正在「稳定经济」的政党。

怀抱组阁「执政」野心的英国工党,为了给予统治阶级「负责任」的印象,绝对不能宣称自己将会「逆转紧缩政策」、也只能半吊子的贩卖「本土福利本土享」的社民民粹,也因此未能达到他们获取35%左右的得票率、组阁执政的目标。

举例比较一下,因移民政策被「左翼」们大力攻击为「法西斯」和「种族主义」的「英国独立党」,和工党在这方面的异同:

独立党主张新移民五年内不可领取福利救济,工党主张两年;
独立党主张出入境处扩编2500人,工党主张扩编1000人;
独立党主张禁止低技术劳工入境五年,工党主张立法禁止老板「利用外劳压低本地工人工资」、禁止只雇用外劳的招工单位;
独立党主张推行澳洲式计分签证制度,工党主张维持非欧盟移民入境限额;
独立党主张限制移民入境人数、确保英国人的生存空间(强调入境政策是空间问题,不是种族问题),工党主张限制移民入境人数、特别是降低所谓低技术外劳入境(强调要让百姓感到国境、社区、职场安全,同时吸收英国需要的人才和投资);
独立党要拒绝外国罪犯入境、实行「即捕即解」,工党雷同。
独立党主张「重夺移民入境审批权」、退出欧盟,工党宣称退出欧盟会严重影响英国经济、坚决反对。

正正因为独立党落力玩弄这种工党「传统的」本土底层优先民粹,它的得票获得了大跃进:在全国获得386万余票,相当于工党得票的四成多。如果英国实行的是某种比例代表制,相对于工党的190多席,独立党将会有80多席。

这样,无望组阁执政的「左」右资产阶级民粹政党,即独立党、苏民党和绿党,夺去了工党组阁执政的美梦。

最后,不要忘记,一个得票率不足四成的政党,可以获取过半议席单独组阁执政,继续担当统治阶级大管家的角色。

也当然,资产阶级选举从来不能动统治阶级一根毫毛。资产阶级选举的前提就是资产阶级的产权、法权和政权。

这就是无论在实质上还是形式上,都与劳动人民当家作主了无关系的,所谓国际标准真民主的故乡英国的真相。

2015年英国国会苏格兰选举结果

2015年英国国会苏格兰选举结果

二【补充:英国大选小侧记:苏格兰「左独」的逆向大跃进】(2015年5月17日)

上周,敝人写了一篇英国大选的侧记。现在,补充一个选举结果:去年全力支持苏独公投、宣称独立运动「客观上左倾」,苏独运动将会促进「左翼」大跃进的所谓「左独」势力,在今届大选里面分裂成两个部分:一部公开呼吁票投苏民党,另一部则组成以CWI份子为核心的「左独」选举联盟。

相对于苏民党获得的145万余票、50%得票率;后者胜利的获得1720票,为「社会主义」赢取了0.1%投票选民的支持。

爱尔兰革命马克思主义者詹姆斯·康诺利的一则明言

爱尔兰革命马克思主义者詹姆斯·康诺利的一则名言

三【附录:比爱尔兰的新殖民独立更不如的「苏独」】(2014年9月12日)

苏格兰的「左独」们,宣称SNP主导的资本主义独立,是一切进步发展的先决条件。

「左独」们宣称,他们尽管对SNP方案有这样那样的不满,但SNP政府独立白皮书的「主调」还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值得支持。

所以,「左独」们和SNP一起站台,宣扬独立的必要性和快乐性。

「左独」们宣称,只要苏格兰独立,有了全权议会,那就可以通过立法的手段,合法而和平地进入「社会主义」。

在体温高企的时候,「左独」们甚至宣称,他们可以通过「运动」(即笔墨加嘴炮加各种街头表演),使「左翼」突飞猛进、成为未来制宪会议的一个重要角色(请注意:不是推翻资产阶级制宪会议,而是成为其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将很多很好的福利原则写进新国家的宪法云云。

须知道,苏格兰经济没有公有成分,八成以上由外资控制,而所谓本土资本,则是伦敦金融资本的附属物。SNP苏独方案主张保存英镑、参加欧盟、建立参加北约的国军、乃至继续以英王为国家元首,正正就是为了确保苏格兰的「多民族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众所周知,欧盟的各种法律法规设定了成员国国债和预算赤字的上限,规定了全部政府合同的国际性、竞争性招标。

很明显,这种「独立」并不是真正的独立,而是苏格兰统治阶级在「民族独立」的旗号下分割不列颠工人阶级,建立一个臣服伦敦国王、国际金融资本和美帝霸权的「独立封邑」。这是一种比爱尔兰的形式独立更不如的东西,一种将使整个不列颠的劳苦大众更彻底地被资本支配,思想被民族和宗派意识彻底毒化的陷阱。

针对爱尔兰当年的资产阶级独立运动,詹姆斯·康诺利烈士作出了这个著名的判断:

『你们如果明天将英军赶走、在都柏林城堡之上升起绿旗,除非你们开始组织社会主义共和国,否则你们的努力将会是白费的。英格兰依然会统治你们。她会通过她的资本家、她的地主、他的金融家,通过她在这个国家栽种的、用我们的母亲们的泪水和烈士们的鲜血浇灌的全部工商业机构实行统治。』

苏格兰的「左独」们今天的这种表演,不是别的,正正就是今天号称「左翼」的极端堕落的明证。

又及:「左独」们在上一届的苏格兰议会里面,得到大约0.5%的选票。那次选举的投票率,是50%。他们宣称独立公投可以复兴议会,让他们大跃进云云。这种展望的彻底破产,恐怕是现在就已经可以肯定的了。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