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访左翼历史? 阅读《简吉:台湾农民运动史诗》

台湾的左翼运动与共产党人,如同世界上多数地方一样,都有着值得纪录的悲壮历史。在上世纪的二十、三十年代间,台湾左翼受到日本殖民政权的高度镇压,至四十、五十年代,则再受国民党法西斯政权的全面排除,留下许多令人遗憾的悲剧。然而,假使在走过五、六十年又经历了「民主化」后,这段历史依然未能被台湾社会所正视,岂非悲剧中的悲剧?

作家杨渡透过采集史料、口述采访写成的《简吉:台湾农民运动史诗》,是期望为这群台湾左翼份子重新赋予意义的著作之一。用他的话说,这本书是要重访台湾长年受到掩盖的「左半部」历史。其中,曾经领导台湾农民运动和共产党运动的简吉,作为关键人物,更不该被这个社会遗忘。

如今,简吉或许是较为新一代所认识了,他所参与领导的「台湾农民组合」,也正式被写入了历史教科书中。只是,简吉与农民组合的左翼政治思想,有机会被台湾社会所认识吗?我们能够正眼面对,作为「台湾共产党」一员的简吉吗?

 

简吉(1903年-1951年)共产主义者,革命烈士。日据时期台湾农民运动领袖、台湾共产党党员,被殖民政府下狱十年。光复后积极参加社会运动;1947年二二八时间爆发时,与张志忠在嘉义组织「自治联军」;1949年10月任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山地工作委员会书记;1950年被国民党政府逮捕、翌年3月在马场町被枪决,享年47岁。

简吉(1903年-1951年)共产主义者,革命烈士。日据时期台湾农民运动领袖、台湾共产党党员,被殖民政府下狱十年。光复后积极参加社会运动;1947年二二八时间爆发时,与张志忠在嘉义组织「自治联军」;1949年10月任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山地工作委员会书记;1950年被国民党政府逮捕、翌年3月在马场町被枪决,享年47岁。

串联台湾两代左翼实践的简吉

《简吉:台湾农民运动史诗》一书将焦点集中在1926年至1930年的台湾农民组合发展,如何逐步左倾,与受到日本殖民政权镇压的历程。并且透过简吉的狱中日记和书信、友人的口述记忆,推敲阐述简吉的心路历程,描绘一位「带着小提琴的革命家」的人文浪漫形象,聚焦他与家人的互动关系。并且再延伸叙述简吉在1945年后,重新投入地下左翼运动的历程,将两段抗争历程结合在一起。

整部著作可说是文辞优美,引述的资料也令人印象深刻,对那时代下的钜观历史与微观个人情感都有触及。对有志了解台湾左翼历史的社会大众,这应是值得一读的通俗著作。

作为一本面向大众的历史传记,这本书的重点或许不在提出了什么新的学术观点。但其中,作者经过考证比对,指出「二二八事件」后的台湾左翼地下党人之所以能顺利在山区活动、将各流亡者安排于偏乡躲藏,和简吉等人于二十年代就在乡村地区积极活动、遗留下的人际网络基础,颇有关系。这个贯时性的观点,将二十年代与五十年代的台湾左翼运动串联起来,是有其贡献和意义的。这也具体显示了,台湾左翼在历史上虽受镇压,但并非全然断层。

回首来看,颇为可惜的是,受限于二十至五十年代台湾左翼人士遭遇政权的镇压,他们少有机会能公开活动与出版,更遑论能撰写回忆录留下纪录。这导致相关史料深受侷限,仅有极少数有机会流传至今(因此,近来渐渐出现的台湾五零年代左翼白色恐怖受难者口述史,显得相当难能可贵)。以简吉为例,他在1931年至1941年入狱期间,曾撰写完成《台共的十年》,却遭日本殖民政权没收。他撰写的日记、文章,也多遭查缉或散失,如今仅有约一年份的《简吉日记》于2004年出版,成为简吉的唯一一本著作。

在这样的资料限制下,我们不容易探究许多细微的问题,例如:台湾农民组合自一个素朴的农民团体,于1927年迅速地承继日本劳农党的社会主义纲领,并且于1928年接受台湾共产党指导,这之中的细节历程为何?有无发生什么样的辩论?农组干部与一般农民,又如何看待这些社会主义纲领?

又例如,简吉为何在十年的牢狱之灾后,仅潜沉三、四年后,又立即告别妻小,再次投入左翼政治运动,甚至扛起1947年「二二八事件」后的山地组织工作?如此坚决,是什么样的心理因素与组织因素,能促使他承担起这样的志业?

在相关史料的欠缺下,这也构成《简吉:台湾农民运动史诗》遭遇的限制;这片土地上的确有着切切实实的社会主义运动历史,只是还需要更多的具体血肉,化先人传说为当代行动者的参照资源。

蓝绿右翼政治下的台湾左翼

而除了历史悲剧导致的资料散失外,如简吉般的台湾左翼份子,不见容于当前台湾主流的蓝绿政治,也是「难以重访」的原因之一。

政权镇压不该是社会全面遗忘左翼的借口。举例来说,同样是左翼长年遭受政权镇压的马来西亚,至少目前已有相当多丰富的「马共」史料持续出版,为大马左翼青年有所参照。为何台湾整体来说,不易有相同的累积?

《简吉:台湾农民运动史诗》书影

作者杨渡观察到:「在国民政府的白色恐怖镇压下,这一段结合农民运动与红色革命的反抗史诗,被压抑而无法伸张。在民进党执政后,由于台独反中路线,再加上他们延续了国民政府的反共意识形态,也刻意压抑这一段历史,而为台湾史研究者所忽略。」(页16)这点观察,我认为大体上是正确的。台湾的「民主化」历程看似变革巨大,但也有深沉「不变」之处。以本土认同为主轴的新兴右翼政治集团,虽然曾成功挑战了原先的右翼政治集团,但台湾政经结构并没有真正的「转型」,资本主义阶级社会依旧,亲美反共依旧,自然也不会真的平反左翼份子。这样的「不变」,仍是当前台湾政局的现实光景,却被激烈的选举对垒所掩盖,甚至分化了左翼的力量。

以杨渡自身为例,他的现实政治实践也不无矛盾。如同他坦白所说:「本书的采访与写作,约莫花了两年半的时光,后来因故去参与总统大选的助选,而离开了一年半。」(页26)而这位他去助选的候选人,所隶属的政党,竟就是「中国国民党」──那个将简吉、以及成千上万名台湾左翼份子枪决的政党。

这象征了为何难以重访台湾左翼的现实原因。因为要真正肯认台湾左翼的历史,就必须要全盘清算台湾右翼政治集团的作为。但若连同情左翼的部分作家或社运工作者,都不乏还是会在各种「考量」下,跟蓝绿之一藕断丝连,这又怎能让另一方的支持者信服?

真要重访台湾左翼的历史,还是得从实际重建独立于蓝绿之外的台湾左翼开始。只是,这巨大的挑战,摆在当前的现实中,或许会有种经常性的无力感?仿佛前景渺茫、难有希望?似乎必然会淹没在蓝绿政治,或亲中/反中的斗争浪潮之中……?但无论如何,现实仍是一再地召唤左翼行动者:如今,台湾的农民未必好过于简吉时代的农民们,工人遭遇到的剥削状况依然长存,甚至越演越烈……。面对压迫现实,左翼没有悲观的权利。

简吉的时代没有比今日容易,但他与农民组合在有限的空间下,都能坚定地主张社会主义,高呼「打倒资本主义」;今日至少相对握有「政治自由」的左翼行动者,又岂能不多负起责任?阅读左翼历史,只是这样任务的开端。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