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泛民10月4日战术退却后的政治形势的若干观察

美国政府通过10月3日的《纽约时报》评论员文章表达得很清楚,他们主张将香港目前这种「民主运动」蔓延到大陆去。当然,没有说清楚的是,他们希望推翻中共政权,用贪婪、愚笨和彻底卖国的,由大陆的泛民分子所组成的亲美政权取而代之。美国政府的根本战略方向,是明确的,是没有改变的。

美国政府在10月3日说的是:现在要就若干国际问题争取北京合作,希望香港泛民附庸不要作出一些妨碍「现阶段任务」的举动、增加美国谈判的难度。泛民立即听命火速转向,几乎全体呼吁群众撤退,御用学者和贤达则大声疾呼,他们不是在搞颜色革命。这是一种战术退却。

可以预见,泛民会在奥巴马访华前夕的一段时间,就中美谈判的进度调节运动的强度。在奥巴马政府完成任务后,泛民很可能会用这样那样的借口再次发动全面占领。现在,他们就为学联争取到同政府平等对话的权利,下一步应该就是彻底瘫痪议会,为事实上的影子政权铺路。

泛民这次发动的是总决战,是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的大手笔,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到2020年,美军就会完成「亚太再平衡」,将60%的军力剑指中国,大力推动对中国的军事包围、经济渗透和政治瓦解。

在泛民的对手,即特区政府和建制派,明显的不能影响占领运动的青少年参与者的情况下,如果北京不在政治上甚至在武力上大力介入,特区体制最终将难以逃避坍塌的命运。

换言之,特区体制要么就是大变,要么就是灭亡。泛民与建制对立的格局,会不断激化;泛民和建制的政治思想,会进一步垄断舆论——直至一方彻底扳倒另一方为止。

马克思主义者要对最坏可能的情况,作充分的心理和政治准备。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