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批判地」参与的一些异议 关于立场、领导权和自发性

1) 我觉得对于非革左的朋友,问题不是如何实现革左,这不是他们的日程当中的东西。对非革左的朋友真正的问题是,明知革左的预测的情况准确,这些朋友要投入/介入运动令这些预测变得更真实,还是和革左一起尝试劝导民情,为停止右倾运动尽一分力?

没有人真的要责怪参与者没有思考,我常到处观察途人对于运动的看法,我肯定他们存在思考的过程。问题是,无论支持或反对作为思考的资源不够,大家的着眼点也根本不同。大家看到的大多只是香港的小格局,而非世界的大格局。大格局的问题,被简化成对中国的爱憎问题、个人的良心问题和实际上的生活问题,自然得出极简陋的论述,并随情绪加剧社会撕裂。

所以这就是为何我等革左只能在脸书嘴砲--我们不是泛民或建制,在这一刻我们的力量只有这么大。如果以为自己有本事走捷径,试图骑劫运动向左转,下场就像「社会主义行动」,到处都被人耻笑和辱骂,还失去自己的立场。

2) 如果说旧领导(三子,学联)失去控制,不完全是事实。他们的确无法控制群众进退,但他们一直是意识形势的领头羊。如果他们的普选论述完全脱离参与群众,恐怕就是之后保护学生的论述都不可能发生。

现在,鼓吹运动升级,本来就是一个失败:占中要打倒梁政权,不能数之以罪,而是靠肉身成道。这个问题明显就是普选和占中的理论空洞苍白,无法打动更多群众参与。唯有用牺牲的画面,才能构成对方有罪的证据。而这个升级,一直都是占中理论框架的本身--此理论了解警察作为国家机器的本性,利用镇压作为良心感召,去除政治宣传以构成被镇压画面,并作为最佳的宣传。

难听的说法,这就是砲灰。

这也是为甚么我不会把「旺角街头的民间自治」当成一回事,这依旧是占中框架的东西,甚至是最高层次的表现。

3) 我说的,就是一种无自觉的问题,如果看不到这个无自觉,自然不会定性为泛民活动--大家都是自己走出来,大家都有思考,但思考的材料是苹果日报、热血时报,那么所谓自发自主,就该打个折扣。

至于战局,的确时刻变化,但如何计算变化,还是实力问题--比如中共的硬实力,泛民经年的软实力,仍至各参与者的思想实力。要知道不难,大是大非,尽地一铺的时间人人都乐于表现自己同时排斥异已。不出三日你就知道这个社会的两极化和论述的空洞有多么严重。这就知道为何现在介入当中的所有事情在当下无法扭转Gene Sharp的局。

最后关于时机。只能说「养兵千日,用于一时」。论述就是养兵的根本。没有论述,没有同志,就谈入局时机,这是妄动。现在同志要做的,正是制止妄动。(这个制止,也是论述的一环)在这个局势,没有比这个更正确的事。

如果坚持入局意图扭转局势,我不阻止,但我必须说,除非你是和现场的意识形态同调,否则你连在台上发言都会被粗暴熄咪。这点我得要说得明白,否则我也没有维护自己知道的事实和立场。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