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英美,也不靠神仙皇帝

香港占中这支反共亲美的「民主」歌,竟可在二战后被世人颂唱那么多年,将一个又一个非资本主义政体瓦解、「民主化」,而几乎无人认真反省其功过,或平时有反省,身体却很诚实,到关键时候都无法拒绝附和,去「做住先」、「袋住先」,而你告诉我这是「义之所至」,我不参与就是负心人。

以「反独裁」之名,将世上所有国家推向同一个政经模式,也即资本主义帝国全球性的独栽,巩固英美经济及军事利益集团的势力。恕我自己真的踏不出这一步,后果太恐怖。菲律宾的妇女要离开家园,千山万水到第一世界国家当外佣,正正就是的美国主导的民主化及经济自由化的结果。所谓国际劳动者团结起来,international solidarity,是用来反资和反美帝这个世界最大霸主,不是用来反共的。

但政治有时真的很像宗教,当人人迷信「国际标准真普选」,就是「改变」的第一步,就好像真的信者,则得救。

这时又想起陈映真那一辈台湾左翼分子所付出的努力,在冷战的氛围下反省台湾的美国化及「民主化」,用小说、杂志诉说台湾的白色恐怖历史,诉说关于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的处境,诉说工人自己团结的重要性。香港缺乏的,正正就是这般的思想和实践。

要跟很多新朋旧友分道扬镳,于香港由零做起也真的相当艰辛,但我想面对现今烽烟四起的世界,也真的只有走这条路,才能抵抗迷信;不靠英美,不靠英雄豪杰,不靠神仙皇帝,全靠自己救自己。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