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评论 为什么我不参与占中

作为占领中环运动的前奏,由学联发起的全港大专生罢课运动将会在今天正式开始,罢课的其中一个源由,就是抗议由人大常委会所提出的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政府方案并不符合「国际标准」,并以能够公民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的准则为「真普选」的标准。在复杂的包装之下,所迎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泛民主派一直所说的普选行政长官的办法并不符合国际标准,但是不是只要不符合国际标准就意味着方案不能够通过;而且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个国际标准,到底是由谁来划分的「标准」?

作为这次政改方案中,争议最大的一环──亦即泛民主派要求能够公民提名特首的候选人,然而在西方不同的国家,因应不同的情况,选举制度也会有不同,譬如说在英国就没有所谓的公民提名这回事。公民提名最核心的一个重点,就是能够借此让泛民主派里的激进人士能够入闸,这样的话就能够选出一个反体制(反共反中)的特首。人大常委会一直提出的,要求候选人要得到过半数提名委员会的支持,背后的目前就是为了防范有这种情况出现。简单一点去说,要求公民提名,就是为了确保能够选出一个像是梁国雄、或是像黄毓民之类的人的当特首。问题不是在于这些人爱不爱国、爱不爱港,而是相对的另一方面,也就是说如果他们真的当选了,就会为体制乃至于中国国家体制带来了危机。这些政治常识,无论是港区人大、政府高官,甚至是泛民主派的龙头大佬都十分清楚。

抛开公民提名这一点不说,这场动用泛民主派一切人力去进行的运动,他们所争取的「普选」(是真或假在目前的状况和语境下都不重点),到底是不是像一些人所说般,能够改善劳苦大众的生活、能够争取更多的自由?有号称左翼的泛民团体声称(有趣的是,这些左翼所参与的正正就是能够增加反共右派上台机会的运动),劳苦大众可以透过选举来争取更多福利,能够透过政府所定下的福利政策改善生活状况。为了要工人群众参与这场争取「形式民主」的运动,不惜抛出「福利主义」,将劳苦大众捆绑在一切。然而福利主义破产的例子却是比比皆是:在国际金融海啸风暴后,英国政府就着手削减各项福利政策,最后为资产阶级和银行埋单的,却正正是劳苦大众──所谓的普选,根本不会改变整个资本主义体制的运作,最后统治社会的,还是背后的金融资本和大财团,经济命脉还是被这些阶级所控制。

泛民主派一直说,在香港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不断收到打压,因此香港正在危急存亡之秋。然而在香港最多观众收看的无线电视台,他们的新闻报导的内容很大的程度上都是与帝国主义的媒体如出一彻,甚至,作为香港唯一的公营广播机构的香港电台,一直都有许多符合泛民观点的节目,我想我们都不会能够看到在英国的BBC电视台,会有任何反对(甚至是挑战)英女皇的电视节目。于是就只能够在没有任何证明之下,一直渲染说中央在打压香港新闻的言论自由,按照这些人的说法,是「因为恐惧,所以合理」。还有一说指中共一直对香港的泛民主派进行政治打压,我想更早前的,泛民人士收取台传媒主席黎智英捐款就是一个例子,在大概十年前,立法会议员、民建联副主席程介南因没有申报个人利益而被判监十八个月。而在现在,一众泛民议员声称只是先替自己所属的政党暂时收取捐款(名副其实的「袋住先」),在受到质疑或审查的情况下,他们则声称这是「政治打压」。工党主席李卓人在接受无线电视台节目访问的时候说,希望公众不要被转移视线(意指泛民议员在没有申报的情况下接受捐款一事),而要专注而目前的政改方案。

而且对泛民议员提供资金援助的,是与美国当局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黎智英。黎智英的助手Mark Simon更曾是美国的情报人员,有部份捐款甚至是经过他而到泛民人士的手上长久以来,美国一直在世界各地提供各种的援助,扶植当地的亲美政权或组织。占领中环运动除了是为了增加反体制的泛民人士入闸的机会以外,更是为日后的颜色革命所铺路。因此,我想无论是作为左翼,甚至是不同意香港目前,「看似」是两个对立的政治阵营的异议者,或是对这两个阵营存有疑惑的朋友,是不是应该谬然的参与这场运动,或至少该要冷静下来思考一下这场运动到底是在争取些什么,而这个成果又是不是真的能够改变些什么,甚至是,运动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