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评论

面对批评,一些香港的「左翼」就立即翻书找来些马列词句,辩解说他们为「真普选」摇旗呐喊,只是为了向群众揭示资产阶级民主的丑陋一面,好让群众认识到问题不是有没有选举权,而是大家都不过在资产阶级的游戏里打转云云。

确实,在没有最基本的形式民主的地方,革命左翼有时需要争取民主,而且目的也确实在于揭露制度的根本问题:这在革命前的中国与俄国都曾经是重要的策略。问题是,现时香港这群「左翼」,却完全没有在这套策略真正重要的部份,也就是揭示制度根本问题方面下功夫。

先不说这群「左翼」中不乏宣传「普选万能论」者,开口闭口都是「有普选,人民就有保障」等等消磨革命意识的话,更加危险的其实是这群「左翼」继续沿用垄断香港主流论述多时的「建制 / 民主」划分,甚至将工人阶级收纳到这套逻辑之中,以致将阶级问题消除而代之以「人民 / 当权者」的,去阶级的民粹主义。事实上,这种做法不但会撕裂政治立场有异(也就是所谓亲建制或亲泛民)的工人,更有可能因而让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可以在完全不受工人阶级威胁的情况下,进一步控制香港。自然,左翼份子可以不必认同「捍卫中国」的立场,但无视整个普选议题里站在「泛民主派」背后的西方势力,并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下仍不认真挽救衰弱的本地工人力量,无疑等同于在客观效果上打击香港(以至中国)无产阶级的力量。这种说法看似夸张,其实不然,因为现时香港这群「左翼」所作的,就好比一些主张缺乏实际力量的巴勒斯坦即时建国的「左翼」一样,最后只会令香港任人宰割。

以占领中环本身为例,部份较强调基层权益的民间团体曾在「商讨日」期间,提出「将普选议题与全民退保等社会议题綑绑」的诉求,但相关建议虽然不乏支持,在最后也只是直接被隐没。这种结果,加上戴耀廷多次露骨地支持资本主义的言论,都显示了占领中环的本质。这样也就显示了许多「左翼」人士及团体,现时放弃了群众的进步要求,而「义无反顾」地支持占领中环是如何值得批评的。

革命左翼要求行动果断,对于以「和平理性」等字句来隐藏阶级矛盾的空话也绝不多加理会。但面对现时这种放弃真正的群众,而代之以资产阶级民主神话的举动,再多的「激进行动」终究也只能是在鼓动民粹的情况下,对香港的左翼力量带来不可挽回的打击而已。更危险的是,一旦占领中环失败,我们不难预见现时的整套民粹操作必然会以更强的力度出现,继而使香港离社会主义革命越来越远。就此,香港左翼份子所能作的最激进行为,与其说是不加反省地为普选权摇旗呐喊,倒不如说是与整套主流论述的彻底割裂,重新认识与组织革命群众,举起阶级斗争的红旗。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