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甚么我们要保卫中国(上) (Jude Woodward原著;赵平复译;孟伦、周乙订)

编者注:此文原文“In Defence of China”在2014年5月2日发表在伍德珠女士的博客《新冷战》上(New Cold War)(http://newcoldwar.typepad.com/blog/2014/05/in-defence-of-china.html)。伍德珠女士在2001年至2009年期间,曾担任英国伦敦市长文化、创意产业和旅游业高级顾问(相当于副市长) ,现为中国上海交通大学和河北传媒学院访问教授。我们并不同意此文的所有观点,但因其简明扼要地处理了当今中国问题争论的各个关键焦点,提纲挈领地指出为甚么左派应该保卫中国,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参考价值,谨将之翻译分为两部分连载,以飨读者。

此文的第一部分,刊载在本志的2014年9/10月号,见Jude Woodward:为甚么我们要保卫中国(下)

美国针对中国,策动了一场企图扩大为冷战规模的战略对抗。美国的明确目标,是在外交上和政治上孤立、在军事上威胁中国, 迫使她从生产性经济转移投资至军事开支,将中国排除在世界市场之外,让中国成为一个被排挤的国家。

为此,美国正在决断地增强针对中国的军事部署——即所谓「亚太再平衡」。美国鼓励中国的邻国增加军事开支、向中国采取更强硬的姿态。为了建立由美国领导,并特别排除中国的庞大优惠贸易板块,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等一类规划应运而生。

美国不仅在国际场合上试图孤立中国,为了混淆和分化可能反对反华攻势的人们,她特别的透过虚伪和夸张失实的宣传攻击中国的人权和劳动标准状况,以及将中国对各种合法的安全考虑和对在地挑战的回应,描绘成侵略和扩张活动。

美国将战略方向重整为遏制和对抗中国的核心内容,是将其海军的六成军力转移到太平洋。这也是自1945年后,美军大部第一次离开大西洋地中海地区。

为了实现这个战略,美国在澳大利亚获得了一个新的基地;加强了关岛基地的设施;与日本谈妥继续驻扎冲绳;在南韩建筑一座新的大型基地;与菲律宾就美国海军重返苏碧湾达成协议。此外,美国将新的一批军火卖给了台湾;为其向印度尼西亚出售F16 战机的合同加码;增强与日本的军事同盟;同时鼓励中国周边的国家重新武装。

美国这种对华政策,提出了一个的根本问题:全世界的左派、反战运动和进步力量,对此应该采取怎样的立场?

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清晰明确的——保卫中国,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攻势。

美国和中国的相对位置

一方面,美利坚合众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军事机器。美国这方面的记录是简单明确的:美国正在使用这种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威胁、打击和震摄任何反抗其世界政治经济体制的征兆。

单从1970年代开始说,尽管在越南失败了,美国仍先后在智利发动了让皮诺切特上台的政变;维持了对古巴的封锁;成功地在尼加拉瓜对桑地诺政权进行了反革命战争;侵占了格林纳达和巴拿马;对伊拉克发动了两次战争;干预了波斯尼亚;领导了对塞尔维亚的轰炸;在委内瑞拉组织了一次未遂的政变;对阿富汗进行了秘密战争、继而侵略之;空袭了利比亚;另外,从历次无人机攻击和轰炸,到中情局 的秘密行动,美国实行了无数的海外干预。美国打击的对象,不只是社会主义的或明显地反帝的反抗征兆,也包括任何脱离华盛顿强加的共识、争取独立的征兆,不论它们有多微弱、片面、模糊或动摇。

另一方面,从1970年代开始,中国脱离了绝对的贫困,成为了国际定义的一个「中上收入」的国家。 只有30%的世界人口居住在人均 GDP比中国更高的国家,而世界人口的50%,现在居住在人均GDP比中国低的国家。要衡量这个成就的规模,我们要知道,在1949 年,帝国主义者的「租界」、「不平等条约」、吞并和占领,将中国锁定在缺乏发展和人民贫穷的状态。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中国的生活水平从1820年的世界平均左右,下跌到1949年的世界水平的五分之一。著名的经济历史学者安格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推算,中国在1949年的人均GDP,比1500年的英国还要低,其水平甚至只有在同时期同样被帝国主义蹂躏的非洲的一小部分[原注1]。中国在1949年推翻了日本和西方帝国主义的压迫。从那时起,特别是邓小平在1978年启动的「开放」以来,中国的生活水平已经恢复到接近世界平均的水平,超过六亿二千万中国人民脱离了国际定义的贫穷状态。这是通过推翻帝国主义,而不是申请加入帝国主义俱乐部,而实现的成果。

尽管以上的成就仍然远远落后于帝国主义诸国的发展水平,很多更加贫穷的国家通过与中国进行贸易,而得到脱离西方强加的不利条件的选择。中国累积的庞大美元储备,也使它成为欠债贫穷国家得到财政援助的一个来源,中国为不少的发展中国家提供比世界银行更多的贸易融资和贷款。这些国家因此能够避免向以强加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为贷款条件的国际货币基金会或世界银行乞讨。对于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其它因为实行左倾社会和经济政策,而被美国支配的国际金融机构封杀的拉丁美洲国家来说,中国提供了特别显著的助力。

保卫中国反对帝国主义

面对一场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强权,和一个曾经被殖民和支配的国家之间的冲突,最基本的立场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任何站在进步和正义一方的人们,都要保卫半殖民和发展中的中国,反对帝国主义及其盟友的攻势。

我们甚至不需要认定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才作出这个结论。左派只需采取一旦美国及其盟友策划攻击任何一个半殖民国家,不论后者的经济制度或政治体制的性质如何,都会采取的原则立场就可以了。因此,全世界的进步力量曾经动员起来,不论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政权性质,反对帝国主义带头侵略它们。显然地,我们对中国也应该采取同样的态度。中国或许比较强大,然而以人均计算,它还比伊朗贫穷,左派也同样应该保卫中国。进一步说,美国一旦击败中国,如上所述,对全世界的被压迫群体和半殖民国家来说,将会是严重的挫败,使力量对比向不利的方向更加倾斜。

悲哀的是,部分左派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似乎相当混乱。或许是因为被帝国主义主导的宣传所误导,部分评论者——当中甚至有左派——照单全收了中国是一个新的「超级大国」,或正在亚洲(或非洲)进行侵略对外扩张政策的荒谬说法。有人甚至宣称,美国准备与中国交锋,是一种新的「帝国主义之间的竞争」——换句话说,中国不但不是社会主义的、半殖民的甚至仅仅是普通的资本主义国家,而是一个像美国、法国、英国和日本的新晋帝国主义国家。

首先,这种观点完全无视了国际阶级力量的对比。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但大大地帮助了自己,同时也给予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古巴和无数的其它半殖民国家很大的助力。

其次,关于中国是一个新的超级大国的说法,是荒谬的。中国每年的军事开支,在过去十年多的时间内,大约维持在GDP的2%左右,其绝对量随着中国GDP总量的增长而有所上升。但以美元计算,中国的军事开支比美国的四分之一还少。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估计,2012年的美国国防预算是682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4.4%,与此相比,中国当年的国防预算是166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2%。

更有甚者,美国这种军事开支的规模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这表现在:世界上现役的24艘航空母舰之中,美国拥有12艘,中国则只有一艘翻新的、只有训练功能的航母;更不用说,美国拥有71艘核动力潜艇,中国则有10艘;美国有9600枚核弹弹头,中国估计有240枚;美国有3318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机,中国则有1500架比较落后的战机。当然,我们还可以罗列美国所拥有的各种导弹防卫系统、隐形科技、无人机、战斗直升机和非核导弹系统——这些都是中国望尘莫及的。

在经济方面,一般的共识是(例如国际货币基金会和高盛),除非发生一系列的经济意外,以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总量,将会在十年之内的某个时间超越美国。

然而,中国不会因此达到可以与美国相匹配的经济实力。中国仍然会是一个人均GDP低于美国的 25%的发展中经济体。中国在石油、天然气和银行业拥有与美国同行相等规模的国有企业,但对美国的大型制造业和服务业企业——像沃尔玛、福特、通用汽车、苹果、 谷歌、AT&T、威讯、惠普等来说——中国企业都不成威胁。中国的海外投资确实开始显著地上升,但在2012年,美国直接海外投资的累计总量约为52000亿美元,而中国的则少于美国的十分之一,只有5000亿美元。

将美国准备与中国交锋,说成是帝国主义之间的竞争的理论,也是同样荒谬的。这种理论的最大根据, 似乎就是中国确实是一个颇大的国家。然而,在1820年,中国的GDP是英国的和法国的六倍、美国的18倍,但没有社会主义者曾宣称当时的中国是一个「帝国主义」强国,尽管中国当时由皇帝统治!

这种认为美国和中国在进行帝国主义竞赛的观点,在逻辑上会导致左派应该在两者的冲突之中,保持中立的结论。

这种中立,首先和首要的,是彻底背叛了经过30年的战斗和牺牲,才从日本和西方帝国主义的压迫之下得到解放的中国人民。中国人民胜利的解放战争,引发了1949年的社会主义革命,这场革命的成果仍未被推翻——中国没有经历过俄罗斯的1991年,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的国有制没有被清算,没有发生过反共政变。因为如此,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中国大量人民脱离贫困,人均寿命从1949年的35岁上升至今天的75岁,保健、教育、住屋和营养正在继续改善。在腐朽和好战的美国帝国主义企图粉碎中国、掠夺她的经济和结束其发展的攻势中保持中立,将会背叛13亿中国人民,以及他们对未来的希望和理想。

这种中立,也将会背叛所有为挣脱北方强邻的压迫、为更进步的未来奋斗、通过中国的经济援助而得以抵制美国要求的拉丁美洲人民。同时,亦将会背叛所有从中国投资和贸易协定中得到好处,从而能够拒绝美国和其它帝国主义列强,以及国际货币基金会和世界银行强加的诸种不利贸易条件或掠夺性要求的半殖民国家。

进一步说,美国一旦成功摧毁中国,新的一轮帝国主义扩张就会得以实现,届时——就像在苏联被推翻之后——帝国主义将向「第三世界」横征暴敛、攻击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加强种族主义和各种压迫,以至发动大量战争。

如果中国的国内和国际政策能以 「帝国主义」来形容,那它就是一种十分奇怪和进步的帝国主义。这是一种为世界上数以亿计的最贫穷的人们大幅提高生活水平;拒绝新自由主义;保卫生产资料国有制;没有殖民地和附属地;与古巴、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的进步反帝政权结盟,和为它们提供经济支援的帝国主义。以上既是「中帝论」荒谬的理由,同时也是支持美国攻击中国的那些人们贩卖「中帝论」、去分化和搞乱反帝阵营的理由。

【注释】

[原注1]Angus Maddison, ‘The World Economy : A Millennial Perspective’, OECD 2010[back]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