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同、泛民主派、教会与帝国主义

亲建制派的「维护家庭基金」在周日(5月18日)举行反对同性恋游行,让不少人误以为香港的政治版图分为「建制-保守-恐同」和「泛民-进步-性别友善」两大阵营。事实绝非如此。

「占领中环」的发起人戴耀廷,就早在基督教媒体《时代论坛》上发表文章,建议教会不要直接反对制定《反性倾向歧视法》,而要用信仰自由的名义为教会争取豁免权。戴写道:「我重申我并不是认同同性恋的道德的,也不是说教会不应反对制定反性倾向歧视法,而是要提出一个思考框架让教会能更全面和更长远地设定一个适切于香港这多元化社会的策略,让教会参与公众讨论、影响社会政策和立法及完成教会的终极使命。」[1]换言之,戴耀廷就是在为宗教恐同势力出谋献策,教导他们如何在香港这个「多元化社会」,有策略地将「恐同」的「核心价值」容纳在「法治」的框架之内。

泛民写手陶杰,也曾在《壹周刊》专栏写道:「譬如同性恋婚姻,此一现象也是近年『平等』趋势下的一大议题。同性恋婚姻有什么问题?首先,与异性恋婚姻不一样,同性恋之间不一定以性交为婚姻关系的基本定义。男人同性恋喜欢杂交,因此男同性恋亦无『通奸』行为。因此,一名独身男子,明明不是同性恋,可以与一名异性恋的男子以同性恋婚姻名义注册,从此享有夫妇的免税额和保险优惠,请问政府如何查出专掏此法律洞眼的证据?」[2]

先不论其对同性恋者的偏见,他反对同性恋婚姻的「理据」,也跟「建制保守」势力在立法会上所说的无异。

在2012年的性倾向歧视立法中投下弃权票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也表示逆向歧视一定存在: 「系有嘅!系有、系有、系有!例如工作上,若我唔喜欢同同志共事,咁已经会有问题。」[3]

以上都表明,对同性恋者再愚昧可笑的偏见、再刺耳的说话, 出自各个主流政治阵营, 而与天主教教会关系千丝万缕的泛民主派阵营,更当然不能幸免。前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就说过:「就像同性恋,未必是罪恶,但无论在医学还是心理学的角度来看都是不正常的,没有理由去鼓励、甚至合法化﹔堕胎等同杀人,即使是避孕也要用自然的方法。」[4]

因此,坚决主张同志平权,但又以为泛民运动可以为同志出声,甚至对全香港乃至全世界势力最强大的恐同组织——天主教教会——的信徒,就在泛民运动的领导层里面的事实视若无睹,就是一个十分显著的矛盾。

也有号称左翼和同运人士认为,新上任的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发表了不少「开明」的言论,表明天主教教会正在向性别友善的方向改革。这种观点不完全错误,事实上,天主教教会也需要「与时俱进」,迎合社会主流。在愈来愈多同恋性者在帝国主义国家跃居政经高位(例如英国国际发展部长Alan Duncan)的今天,立足西方的教会发表「开明」言论,是可以预见的。但更根本的是,是现代社会发展所造成的政经制度和意识形态变革,促使作为封建社会的核心的教会的改变,而不是倒过来,封建主义的教会竟然引领了现代社会的改革。

请不要忘记,天主教教会反对生育控制,禁止使用避孕套,如何助长HIV和各种性病的传播,如何压制女性的生育自主和发展潜能,如何巩固极端的贫困和压迫;也不要忘记,天主教教会的正式立场依然是反对人工流产,依然视同性恋为「客观疾患」、「有道德邪恶的倾向」。天主教教会的反动本质,并不会因为方济各几句「美言」而改变。号称左翼和同运人士对「开明教宗」的大肆歌颂,代表的并不是后者的开明和进步,而是前者立场和观点的党派性和局限性。

天主教教会领导的「民主运动」的反动性质的一个重大例子, 就是1980年代波兰的「团结工会」(Solidarnosc)运动。由天主教反共分子领导的团结工会,得到以教宗若望· 保䘵二世为首的天主教教会的公开支持、西方阵营的全力支援,成为了以打压工运闻名于世的列根和戴卓尔夫人唯一激赏的「工会」。当年不少号称左翼人士、在「反斯大林主义极权」的名义下,不肯承认团结工会的反动右翼性质,全身投入这场公开要求彻底私有化和投入西方阵营的「运动」。波兰人民共和国灭亡后,人民生活水平倒退之余,保守反动的法律也回潮,例如一度被允许的人工流产,在1993年从新立法禁止,至今有效。

今天,LGBT和异性恋在帝国主义国家尽管在某程度上有法律的平等, 但特别是贫困和患病的LGBT,仍然饱受歧视;更不用说,在落后国家,同志往往没有任何法律权利之余, 还被残酷的压迫。与此同时,帝国主义统治阶级为了粉饰太平,也制造了御用的LGBT运动,去宣传自己的「多元性」。例如,种族清洗巴勒斯坦人民的以色列政权,就尝试将以色列宣传为中东的同性恋者旅游圣地。[5]不看清帝国主义与宗教反动势力的勾当,就很容易被利用为「扩阔光谱」、展示「包容」的宣传工具,资产阶级的同志可能因此得益,但绝大多数身为劳苦大众一分子的同志,却没有任何好处可言。

同志和所有被压迫群体一样,只有脱离了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控制,与被剥削被压迫的其他劳苦大众形成反对资本主义、争取社会主义的运动之后,才可以赢取真正的平等和尊严。

【注释】

[02]陶杰,《花港观愚》,2013年02月21日。[back]
[03]〈阿涂:逆向歧视绝对存在〉,《苹果日报》网站,2012年11月28日。[back]
[05]Israel’s gay PR campaign,http://queersagainstapartheid.org/gayisrael/[back]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