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看见台湾》(一) 一个在台港生的社会观察

前言

对于大多数香港人而言,台湾这个地方绝不陌生。即使未曾踏足这个岛屿,也对这里有基本概念。无论是艺人明星,或是政治人物的名字,也常出现新闻媒体上。不管是生活或政治方面,很多港人都对台湾充满好感。早前《苹果日报》有一系列关于港人在台的报导,包括移民台湾的港人和赴台升学的港生。大体上,此系列报导皆以「认同台湾」作为主轴。笔者在台北某所国立大学留学,在这里生活已踏入第四年,希望籍此文分享一下这几年来的感想。

港人眼中的美好生活?

谈到对台湾的第一印象,很多香港人都会想起台北101、日月潭、垦丁等旅游景点,还有夜市、街头小吃等。另一方面,大多来过台湾旅游的香港人,都会认为这里没有香港的急促节奏,生活步调较香港为慢,空间上也没有香港的压迫感。

若从文化层面来看,则会认为台湾人普遍待人有礼、具好客之道、热情、乐于助人等。同时也认为这里文化气息浓厚,街头书店林立,更有人夸张地以为多数台湾人都爱好阅读,随便在捷运上也能看到一人拿着一本书来看。又或是由于香港大专教育偏重商科的缘故,令部份港人认为台湾的大专教育里,资源投放都着重于人文学科。总而言之,就是认为台湾是一个让人拥有舒适生活的美好地方!

真实的台湾

在我来台湾读书之前,也曾有过部份上述的观感。但在台湾生活过一段时间后,则有了不同的感觉。

先讲讲生活上的问题,我绝对同意很多台湾人都是友善的,但我也遇过不少横蛮无礼的台湾人,此点特见于交通问题上:台湾交通规则不同香港,当行车线转为绿灯时,行人过路灯也同时转为绿色,结果转弯车辆与行人会造成人车争路。按照规例,理应是车让人,但在实际情况下,不时会看见车辆无视行人安全而高速入弯,到了实在无法通行才急煞,可谓险象环生。我在路上骑电单车时,经常遇到不少驾驶者转弯、爬头、切线时毫无预警,这班司机仿佛不知方向灯为何物。

在日常生活中,总会遇到很多人占据着路中心。以我校为例,因为校园范围大,大部份学生都会以脚踏车代步。但一到午饭、下课时间,校园内的热闹地点就会挤得水泄不通。人多车多是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还是一大堆学生喜欢连人带车挡在路中心聊天,使得再阔的通道也变成瓶颈。特别在赶时间上课时,遇到这些犹如封路的同学,也真的让人十分头痛。

而在文化层面上,台湾也绝不是港人想像中的文化天堂。早前我在一堂有关阅读文化的课堂上认识到一位台湾同学,他跟我抱怨道,台湾人越来越不爱看书。今年三月就有一份调查指出,台湾人每年仅阅读两本书,远低于日本、韩国、新加坡。再看看生活上最切身的食品卫生问题,香港人经常挂在口边、说大陆的食品怎样差怎样不安全。但事实上,台湾的食品安全也令人担忧。三年前的塑化剂事件,最近的食油安全问题,都令到台湾人怨声载道。这都证明了,明明台湾(以至全世界每个地方)也有黑心商人,那香港人何以经常抬高台湾呢?

民主的典范?

「台湾再怎么不好,政府也是一人一票选出来,政府必须向人民负责。当人民对政府失信心,可通过每四年一次选举把他们赶下来,换个新的上去。」这段话是模仿部份崇尚台湾「民主」制度的香港政客和学棍口吻。面对中国共产党官僚化问题、香港特区政府管治问题,「民主派」政客第一时间上纲上线,把各种问题归结成「因为大陆和香港欠缺民主」。在这些政客学棍论述当中,充满着一种「普选万能论」:只要香港有普选,物价贵、楼价高、工资低等各类民生问题都得以解决(当然,他们口里这样说,心里是否真的相信又是另一回事)。或许因为在某些崇洋民主派的眼里,美国人种都是高高在上,因此不敢拿美国作为类比例子。而同为华人世界的台湾,无论文化或地理上都相对较近,因而经常被用作华人世界中「民主的典范」。2012年总统选举,香港各个政党都有派人观选,事后不乏一些香港政客、「社运人」为国、民两党摇旗呐喊、为「民主自由」感动落泪的可笑言论。

过去的「自由中国」

自国民党败走来台后,几十年来,这里都充斥着腥风血雨。台湾岛上戒严时期长达三十八年,一直到1987年才告终,期间死在蒋氏政权手下的受难者不计其数。由「二二八」到白色恐怖,有公开枪决的、有特务秘密杀害的、有捆绑起来丢在海中喂鱼的,还有各式各样「失踪」和「悬案」。几十年来,西方国家和蒋介石均宣称这里是「自由中国」,根本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今日的台湾社会

从1980年代末解严、结束军法统治和所谓「转型正义」,到1996年总统直选,再到2000年和2008年的政党轮替再轮替,台湾成了不少港人眼中的「民主典范」。然而,直到今时今日,台湾仍然充斥住各种问题,我身边的大多数台湾人眼中,这种形式上的「民主制度」根本不值得外人为之羡慕。

先讲民生方面,在我来台湾读书这几年间,就发生过多宗强拆逼迁案。政府与财团勾结,运用国家机器-警察强把民居赶走,继而地产商随即以挖土机把人民的房子移为平地。以士林王家为例,台北市长郝龙斌就动用到全市所有分局的警力,把数百名声援的学生和居民强行抬走,一日后原本数层高的房子变成废墟。在清拆过程中,不少示威者遭到警方拖行、掌掴甚至殴打等暴力对待。更甚者,「全台第一学府」──国立台湾大学,也加入圈地行列,运用各种手段赶走旧区居民,时任校长李嗣涔更召唤警察进入校园,镇压示威学生。

在劳工问题上,光是这几年也发生过多次罢工、示威事件。例如去年的「华隆罢工案」,上千名老员工在纺织厂辛辛苦苦工作几十年,换来的却是资方拖欠薪金、削减福利和退休金。工人忍无可忍,以罢工和抗议方式回应翁姓老板的不义行为。在整个过程中,政府的最大「贡献」就在于出动强大警力保护资本家。还有今年的「全国关厂工人连线」发起的抗议,起因是1997年因多家工厂倒闭,各地工人被拖欠遣散费和退休金而发起抗议,当时劳委会为安抚抗议群众而以贷款形式发放的「代位求偿」金。事隔十六年,劳委会所做的竟是向受苦的劳工追讨「贷款」,而不是要求拖欠员工血汗钱的资方还钱。

教育贵族化

早前《苹果日报》的一系列报导当中,其中一篇标题为〈不满特首──港生赴台升读破纪录〉。当然,这一标题本身就有逻辑问题。不过话说回来,不知是基于《苹果》无知还是故意隐恶扬善,台湾大专教育的弊病,也未见于此系列报导中。

谈到台湾的大学,香港人都会说这里「通街都系大学生」。的确,台湾的大学林立,入大学率接近百分之百。不过今日先不谈这方面,而把焦点放在大学的教学资源问题,还有生源分布不均的问题。我在这里就以「第一学府」──国立台湾大学(台大)为例,探讨一下台湾教育。

有香港人认为,台湾的文科教育比香港做得好。的确,香港的大学以商科为主导,很多中七(中六)毕业生都以环球金融、市场营销、工商管理等科目作为首选,相对起来,文史哲学科方面则较为冷门。但其实此现象并不只限于香港,台湾亦然。很多台湾高中毕业生,首选的都是几间名牌大学管理学院(商学院),文史哲并非热门科目。以台大为例,历史、哲学等学系,每年都有学生争相转往他系。我在这里并不是批评转系的学生,因为人各有志,或为了兴趣、或为了前途,转到自己心仪学系绝对是人之常情。我在这里无非想带出一个重点:虽然这些学系当中不乏优秀的师生,但台湾的文科学系并不如一些港人想像中那般热门,一般来说,在文商领域中,除了法律系外,还是只有商科才会「争崩头」。

在大学里,教学资源也是「重理轻文」,特别是那些在经济上有较大回报的学科。在台湾大学里,当电机学院已拥有四个系馆时,人类系和哲学系还在苦恼文学院新大楼何时才能动工。

生源分布不均,也是台湾大专教育的一大弊端。曾有一篇论文研究指出,在2000年以前的几十年间,台大学生当中,超过一半均来自台北市和台北县(新北市)。「1982-2000年间,前5个毕业高中占了学生总数的53.2%,将近7成的学生来自于前10个明星高中」。[1]虽然到后期这个比例有所回落,但整体而言,在升学问题上,明星高中毕业生绝对较其他中学毕业生拥有优势。加上家庭背景、财政收入等因素,就会发现,家境较佳的高中生,也相较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的年青人较易考上名牌大学。早前有报导指出,排名较后的大专院校的弱势生比例,远高于名牌学校。讽刺的是,排名较前的多为学费较便宜的公立大学,意味着入读于私立学校的弱势生,面对的是更昂贵的学杂费。

台湾问题起源于「中国因素」?

1 [2]

从上述提到的迫迁、强拆、劳工问题、教育贵族化等各种事例中,可见得台湾并不是香港人心中的人间天堂。那些崇尚台湾的香港政客和「社运人」,会如何解释他们的「台湾民主理论」?对于问题的起源,他们从来没有合理解释,一味只懂制造出「中国因素」、「中国帝国主义」等假议题,就当成是台湾问题(还有香港问题)的源头。

这群香港政客和「社运人」的最大问题是,他们看不见一个事实:华盛顿才是真真正正压迫台湾和整个东亚的帝国主义!他们只懂得宣扬一些粗陋反共理论,要求香港人用选票支持他们,好让这群政客联合商界金融界的「民主」力量,一起「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继续让大财团资本家压迫和剥削劳苦大众。关于美帝国主义对台湾的压迫,我将连同其他问题于下次探讨。

[1]骆明庆,〈谁是台大学生?──性别、省籍与城乡差异〉,《经济论文丛刊》30卷1期(2002,台北),页113-147[back]
[2]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761124493903904&set=pb.100000190809271.-2207520000.1389554694.&type=3&theater(检索日期:2014年1月13日)[back]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