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上的解放曙光:读《蟹工船》

「随着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它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机器使劳动的差别越来越小,使工资几乎到处都降到同样低的水平,因而无产阶级内部的利益和生活状况也越来越趋于一致。资产者彼此间日益加剧的竞争以及由此引起的商业危机,使工人的工资越来越不稳定;机器的日益迅速的和继续不断的改良,使工人的整个生活地位越来越没有保障;单个工人和单个资产者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具有两个阶级的冲突的性质。工人开始成立反对资产者的同盟;他们联合起来保卫自己的工资。他们甚至建立了经常性的团体,以便为可能发生的反抗准备食品。有些地方,斗争爆发为起义。」──《共产党宣言》

小林多喜二于1929年发表中篇小说《蟹工船》,内容从一开始描写劳动者身处的工船:如地狱般的工作环境,辗转发展到后来愈演愈烈的阶级斗争,除了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战斗曲以外,亦展示出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基本概念。

首先是资本主义的一些面貌。篇首是蟹工船博光丸出航前的一小段序幕,劳动者在这里倾谈,互相认识,他们来自各地、曾在各个体力劳动行业工作,有人以为蟹工船会比随时发生气体爆炸,被活埋的矿坑要好,但原来蟹工船只是悲剧的另一个舞台。为了那少得可怜,仅仅足够自身存活并勉强养活家人的劳动报酬,工人们不得不将自己的劳动力出卖给资本家,即使他们选择的是哪个行业,在本质上都没有分别:他们为了存活下去,必须为资产阶级劳动,得到的却不值一提;资产阶级却能不劳而获,坐享其成,靠着别人的劳动过活。这处境恰好与小说第一句「要前往地狱喽」相对应:处于这种压迫之下,跟身在地狱相差不远。

书中有一段描述博光丸收到另一艘蟹工船秩父丸的求救信号,而博光丸上的监工却对秩父丸见死不救,原因有二:一是不想耽误捕蟹及蟹肉罐头加工事业;二则因为秩父丸本来就是破破烂烂的船,公司却也「投保了一笔金额不小的保险,那种破船沉了,反而还赚到」。在船上,监工就是公司的代表,亦即是资产阶级的代表。他们永远不会为了营救一批随时可以替换的劳动者,而少赚一星期的利润。这里很明显的一个概念就是:道德说穿了就只不过是阶级利益。书中其中一段,无线操作员的一句:「可是浅川(监工)根本就没有把你们当人看啊」正是简洁有力的证明。

船上几位船员一次乘着小船捕蟹,却遇上大风暴漂流到俄国境内去,在俄国人的地方待了一会,当时俄国由共产党执政。全世界的资产阶级都抹黑共产政权,日本船员听到俄国人辗转传给自己的理论后,反而认为「如果这就是『赤化』,那也未免讲得『太有道理』了」。船员受了这些说话影响,加上愈来愈无法忍受恶劣的工作环境及过长的工时,开始以怠工来抗议,后来意识到团结的力量,心中的反抗情绪随之愈来愈强烈,「如果我们不工作,富豪恐怕连一只螃蟹也得不到」、「要论实力的话,他们反而还怕我们」这一类想法,令他们很快发起罢工行动。

监工浅川面对开始团结起来的劳动者,先是以各种与欺骗行为企图瓦解他们的势力。例如威胁会对他们施以烙刑、没收工资、送交警局等,又如随身带着手枪,以此来吓唬船员。但当工人们真正发起罢工之时,浅川只能找军队来帮忙镇压。起初船员们不知道军队的来意,还以为「日本帝国的军舰应该会站在国民这边」,后来九名代表被抓走,他们的工作环境又回到「地狱」去。

镇压过后,双方的矛盾继续加剧,加上先前累积起来的不满,很快又到达船员无法忍受的高点。他们掌握了先前的经验,知道「和我们站在同一边的,就只有我们自己」,继而想到其实应该「所有人一起干」、「同心协力」才能发挥无产阶级最大的力量,若驱逐舰再来,就「让他们把所有人全部都带走,一个不剩。」带着这些觉悟,船员们发动了第二次罢工,并且有良好的成果。

《蟹工船》这篇小说,描述了阶级斗争的面貌:资产阶级的本质,以及其为掩饰这些本质而装扮出来的各种伪装、以至分化无产者的手段;另一方面,亦提醒无产者自身最大的力量,在于联合成为一个阶级,再三重申团结一致作斗争的必要性。唯一比较可惜的,是此篇未有着墨于以推翻资本主义、消灭私有制、建设共产主义社会为目标的无产阶级革命。但在改善劳工待遇的斗争方面,它的确提供了不少重要的视野,并以具体事例去说明了某些纲领、原则的意义。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