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那奇的群像:《Anarchist Portrait》书评

《Anarchist Portraits》是一本人物传记,它记载了19到20世纪在俄罗斯、美国、西欧到巴西和澳洲等地著名无政府主义者的事蹟,以及他们对后世的影响。作者Paul Arvich(1931年8月4日-2006年2月16日)是美国籍的历史学家,专门研究世界无政府主义运动的历史,特别是俄国和美国的。

书中记载的无政府主义者,包括从工人运动派生出来的集体主义流派,例如Peter Kropotkin(克鲁泡特金)、Nestor Makhno、Alexander Berkman等,也包括在美国影响较深的个人主义流派,例如Benjamin Tucker。本书的每个章节既独立,又互相串连,让读者了解到各地的思潮和运动如何互相影响。例如第五章〈Kropotkin in America〉,就介绍了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克鲁泡特金如何影响美国的无运。克鲁泡特金通晓英语及美国文学,推崇美国革命和独立宣言,认为是人类为自由而斗争的里程碑,但他亦同时批判美国的资本主义和政府滥权。而1886年芝加哥的干草市场屠杀,则使他对美国无运投放特别多的注意和精力。他的文章出现在当时美国最著名的无政府主义报章,包括Tucker的《Liberty》。他本人亦亲身到过美国各地的工人俱乐部演说,也曾被一群较贫苦的哈佛大学学生邀请授课。他在美国的活动深深影响了当地下一代的无政府主义者,例如AlexanderBerkman就称他为「导师和启发者」。

另外一章介绍了富传奇色彩的乌克兰无政府主义领袖Nestor Makhno。Makhno出生于1889年,在一个乌克兰贫农家庭中成长,一岁就丧父,从小务农。早在1906年他17岁时,就开始参与无政府主义活动。两年后因为袭击活动而被判绞刑,但因为他年纪太少,而改判在莫斯科服无期徒刑。在监禁9年期间,因为曾与另一位年长的无政府主义者Peter Ashinov同住一个监仓,而开始坚信巴枯宁和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共产主义思想。他放监后回到了故乡组织雇农,成为当地活跃的工农苏维埃领袖。在苏联和德国签订和约后,他被迫流亡到莫斯科,就在此时他亲身成为克鲁泡特金的听众,又受到列宁的款待和赞扬。列宁认为Makhno跟一般「空洞而狂想」的无政府主义者不同,是个务实的人。回到故乡后,他组织了一支打着无政府主义黑旗的军队,这支军队就被称为「Makhnovists」。他的魅力和军事天份,吸引了不少工农支持者,让Makhnovists能够同时对抗白军、奥地利侵略者、鸟克兰民族主义者,以及后来的苏联红军。在1919年的头5个月,Makhno实际上成为了乌克兰Gulyai-Polye地区的独裁者,尽管理论上他的权力来自工农兵选举出来的地区议会。作者指出,在5月,苏联契卡派往行刺Makhno的两名特务被处决,其后Makhnovists邀请红军士兵参加地区会议,自此苏联政权与Makhnovists的关系破裂。到1920年底,Makhnovists被红军击溃。

除了叙述生平外,作者亦同时评论这些人物。例如,他认为Makhno既是真正的无政府主义者,同时又是「原始」的哥撒克式农民领袖。Makhno作为农民叛军领袖既受到迷信和封建色彩的崇拜(他被称为「good father」),抢夺地主的资产,又同时尝试实践他在狱中学习到的无政府主义理论,推动工农兵的公社和议会,将土地集体化等等。但他也受到本身的知识和反智主义偏见所限,对都市经济的复杂性一窍不通,甚至轻视(例如他同时认可了民族主义者、白军和红军发行的纸币),以致他的经济计划无法成功。

在全球经济危机之下,青年劳动者以及即将进入劳动市场的学生尤其受到冲击,这推动了左翼思潮重新冒起,在香港也不例外。另一方面,后现代思潮的泛滥、苏联的崩溃、人们对于「社会主义」向官僚独裁腐化的失望和恐惧,使不少青年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以至反感「革命」这个概念本身。在这个背景下,无政府主义在观感上,既是资本主义以外的出路,又打正旗号反权威,理所当然受到注视。五花百门打着黑旗的团体在各地冒起,当中不少混合了新纪元运动、另类医术、反科学、反现代、灵性修养等元素,与《Anarchist Portraits》所叙述的反封建、反神权的各种革命无政府主义,似乎大相迳庭。也有不少以无政府主义者自居的激进自由主义者,在选举时候却投票给主张对外侵略的绿党、社会民主党。了解无政府主义的历史,可以帮助我们反思无政府主义在当代的庸俗化。

《Anarchist Portraits》对初接触无政府主义历史和理论的读者来说,是既浅白又生动的入门书籍,「要求」大概是20世纪初(一战前后)欧洲历史的基础知识。作者同时著有讲述Kronstadt、干草市场惨案等等的专著。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