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占领中环?


对于「占领中环」,我的第一个直觉是:曾几何时,那个曾经被人骂说是愤青废青 文化、持续了一年多的「占领中环」运动被警方清场后,现在换了一批学者、政客 和专业人士在议论如何完成这个崇高的任务。原本不受民主派、本土派重视的(带 有反资色彩的)「占领中环」,一听说是为了争取普选特首,忽然一下子被吹捧为 代表「民主」、「人权」、「自由」的崇高道德政治符号。现在说占领中环的,政 客特别多,精英阶级的味道也特别浓。我看到连上市公司董事、金融界人士都出来 声援,说「作为中环人,冇可能置身事外!」、要「捍衞香港核心价值」,要为下 一代争取公平公义。不过我倒是想问:这是属于谁的占领?中环人「占领」中环的 说法,有没有对于自身的阶级位置、利益和属性,稍有一丝丝的反思?不属于中环 阶级的,有资格占领吗?

如果说2011年发生的「占领中环」充满了浪漫的革命情怀,现在的「占领中环」,是一个带 有神秘色彩的幻想。这一个由学者、宗教领袖、文化人、媒体和民主派人所联手编织出来的 幻想之所以神秘,主要是它让人摸不清,究竟普选特首是否就如鼓吹者所声称的那样,可以 实现自由和平等。它让人以为这个世界的确存在一个可以不用触碰到经济构造和社会矛盾的 改革。这个幻觉让人们以为,普选是万能的,是达到社会正义的必要手段。这个幻想还绘制 了这样一个乌托邦的图像:社会的分裂可以透过理性和平商讨达成统一,所有的矛盾也可以 在精心设计的民主实验室中得到解决。

一年多前,「占领中环」本来是一个带有反对资本主义色彩的符号,却一下子成为一个不愿 触及资本主义问题,还高调打着「民主」、「人权」旗帜的戏码,变化不可谓不大。的确, 两者是有某些共同性:无论是2011年还是2013年的占中,两者都直接牵涉到「我们不想被这 种方式统治」的民主问题。而两者最大的区别,则是前者将民主视为是一种直接介入生活、 介入社会关系的实践,而后者则把民主的意义完全窄化为选举、选票。梁文道先生不就这么 说过:

「民主是什么?我觉得不是说有民主就会有好特首,而是,我们每人都要问,凭什么这个政 府可以管治我?凭什么我要让出权力给他?凭什么我要交税给他?凭什么我要被管治?一个政府要morally justify他管治我的理由。对我来说,民主的意思是,我们每一个人有平等权利, 是人权,有权去选择要不要被管治,在什么情况下被管治。民主是做人的基本道德题,不民主的制度是不道德的。」1

这里梁先生将「民主」、「平等」简单地理解为一人一票作为道德选择。他所提及的不道德 的制度、以及普选作为「道德」的应对解决方式,实际上是从一个特定的发言位置所讲出 的,也是有选择性的。如果要说道德,从殖民地开始,在低税等超优惠的「自由经济」政策 支持下,那些资本家不是就垄断资源、剥削劳工、压缩民众的生活空间吗?在殖民主的默 许下,他们疯狂掠夺财富。到今天香港的劳工还没有标准工时和集体谈判权;地产商赚尽银 子,市民却一辈子当房奴。这个历史的延续性,是否构成梁先生所说的道德与平等的内容? 正在上演的这场由自由主义学者、社会精英和民主派所主导的对抗北京的特首普选秀,是否 真的关心这些议题?

让我们回到正题──究竟占领中环意味着什么?要讨论中环的空间与 政治意涵,似乎不可能与殖民地的资本主义分开。「中环」象征著香 港资本主义社会的财富、权力与地位,但大多数人却分享不到的。中 环的空间被跨国和本土财阀、奢侈名牌店和极其昂贵的住宅高楼所占 据,公共空间被压缩到极小。说得直白一点,中环不早就被统治者所豢养的超级富豪、金融地产资本家所占领了吗?中环所代表的个人利 益极大化、金钱至上和短线炒作,不正是支配性的意识形态吗?现在 需要的恰恰是反占领这个历史的空间和意识形态!然而吊诡的是,现 在说要占领中环的,连上市公司的董事、金融界人士都出来声援,说 什么「作为中环人,冇可能置身事外!」、说要「捍衞香港核心价 值」,要为下一代「争取公平公义」。这种颠倒错乱的说法,实际上 是在取消中环作为一个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空间的政治意涵。

占中所追求的改革,是建立在对于既有的积累体制的一种合理化之 上。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教授在一次座谈会上说,占中「不是要推翻 现有的制度,大体现有制度是可接受的」。2 这似乎意味着,殖民 地以来所深化的生产方式,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他也承 认,普选不能改变某个阶级(他并未明确指出具体是哪个阶级)对 权力的控制。既然如此,把普选等同于全民、基层民众之福,不是 自相矛盾吗?戴教授说,「普选只是把现在扭曲的制度恢复到较正 常的状况」。究竟这个「恢复正常」,指的是香港曾经拥有(?) 却被扭曲的「平等」、「社会公义」,还是一场「去阶级」的精英幻想?

萤幕快照 2013-08-22 8.15.17 PM

在和平、理性、秩序的说辞和形式化的琐碎程序背后,他们究 竟代表谁来占领?维护了谁的秩序?我没看到类似的反思。我 们所看到的,是把普选当作是客观、中立、普世的唯一真理。 社会不平等和不正义成为修饰这套论述的点缀品。这个占中, 是挑战了中环的霸权价值,还是互为表里?最糟糕的,就是 发起者打着「普世价值」来维护中环资本利益。看看《苹果日 报》所发表的一则评论怎么说的:

「其实从香港金融业长远利益考虑,中环人没有理由不支持香 港实现真正的民主。环球金融业近二、三十年蓬勃发展,制造 出一个有无数打工皇帝的金融精英阶层,是得益于经济全球 化、更多国家开放资本账及开放金融市场。要维持这个开放环 境,靠的就是民主制度。」3

这意思很简单,也没有跳脱当今全球化论述所塑造的 其中一个神话:为了新自由主义需要的市场开放、自由 化,所以我们需要普世价值的普选。文章一方面处处否 定香港现有的制度,又说现状会设法拖市场开放及任何 改革的后腿。作者还说,为了要摆脱「传统财阀和经济 精英的影响力」,避免「红色资本扭曲市场」、垂涎香 港金融市场利益,香港应该赶快搞普选、更换特首(「香 港和外国金融业经历过去20年在内地举步维艰、不断碰 钉的日子,早应该有深刻体会。」)文章还不厌其烦地 告诉读者,民主制度有助于金融市场的开放:

「在一个有全面民主的地方,民意可以通过制度,对经 济精英的权力和影响力,施加有效的制衡,不会让他们 予取予携。而在专制时期,政治权力既独断又强大,不 受经济精英左右,而且金融业开放早期的得益,大多由 政治精英及其裙带关系分享,因此他们愿意有限度开放 金融市场。」

接着文章说:

「香港非常不幸地,正正处于……那种半桶水民主阶段。香港政府认受性低,拥有最大政治权力的行政长 官,权力源自集中了经济既得利益者的小圈子选举,施 政要睇财阀和经济精英面色。」

这背后的潜台词,不就是中国资本是贪婪的、不对的, 本土的、国际的资本家才有资格进行掠夺呢!然而,把 资本主义问题,窄化为单一的「中国因素」左右,却是 有着特定的政治经济目的:

「梁振英上台后,成立了争议甚大的金融发展局,让大 量中资机构──尤其是国有金融资本的代表有了身份, 名正言顺指点香港金融政策。香港金融市场目前尚算 有一视同仁的游戏规则,日后会否仿效内地,在国家大 局、金融安全等名义下,逐步被扭曲、改写,变成为红 色资本服务?」4

如同他们在台湾、澳门、中国大陆和海外那些尊信抽空 的普世价值的同志们,眼中只有「对于大陆党国权贵阶 层的掠夺性和排他性」,却看不到本土的、欧美的掠 夺,以及这个系统对于人的支配。这是一整套打着民主 自由人权名义,却只准反中国中资、不准反本土反国际霸权的错乱论述。对这个统治集团及其媒体所建立在他 们自己「需求」之上的这些荒谬伪善的政治道德语言, 我质疑。说白点,这套争「普选」方案,扛了半天,大 概就是想换个不为红色资本服务、而为港资和国际资本 服务的特首,让这个剥削的体制能够更「合理」、更 「自由」地运作,归根到底还是要去维系既有的霸权体 系。有若干社运人士注意到占领中环的问题:

「讨论完全无指出政治腐败,以致官商勾结所引发的巨 大经济结构性不公。」、「(经济上的)左翼不会反对 争普选。问题是有普选,对基层市民的生活有几大改 变和好处?」、「而家是不是有了普选,民主党就会同 意最低工资应加到$40先?」、「戴耀廷强调目标要单 一、简单,是有其策略上的合理性,但抽离了香港当下 宏观的经济问题,就想凭空叫一万人出来。但普选对基 层的benefit,其实唔系咁多」5

然而现在搞的占领中环,都在回避这些问题。这个意识 形态实际上和殖民主义所烙印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无法 切割,其潜台词是「只要是反对共产党的,就是进步的、正确的、道德的」。这股势力现在说要用爱、用和平来改变香港,却没有对殖民资本主义所制造的族群仇 恨与阶级暴力说过一个字。口口声声说代表公民社会, 却对于公民社会内部重重支配和控制,置若罔闻。在强 作的理性和秩序的背后,躲藏的是渗透到日常生活的偏 见和暴力。「占领中环」完全沉浸在普选、哪个候选人 和技术性的设计的梦里,骨子里却对香港殖民式资本主 义对民主所造成的压制,毫无兴趣,真是一个非常诡异的组合。

2013.6.26修订于氹仔

注释:

【1】 梁文道(2013)。你凭什么管治我?占领中环是道 德问题。2013年6月24日,《港文集》,
网址http://hktext.blogspot.com/2013/04/869.html
【2】SocREC。占领!民间计划、经验与实践研讨会。
2013年3月23日, YouTube,网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KaW-4lI7j-o
【3】丘亦生。金融云端:中环人点解要占领中环?。
(2013年03月25日)《苹果日报》,网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325/18206646
【4】丘亦生。金融云端:中环人点解要占领中环?。另一篇 报导是这么说的:「在经济上,香港金融从国企股,到中资 金融公司的大举进入,已是中资的天下,而香港的零售业又 仰赖自由行,换言之,『一国派』辛劳工作了15年,已渐渐 见到成果,可以坐享收成了。」 引自:「占领中环」是泛民 建制的摊牌大决战(2013)。
《新报》,网址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274675&scid=4
【5】政党热、社运冷—去政治的占领中环(探索「商讨日」 下篇)。
2013年6月24日,《独立媒体》,网址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925

 

分享文章

2 Comments

  1. jonathan2315@gmail.com
    2014年09月10日 @ 5:00 下午

    这个作者现在是中国的专业辩护师了,所有文章都像是公式写出来似的。

    Reply

  2. jonathan2315@gmail.com
    2014年09月10日 @ 5:00 下午

    这个作者现在是中国的专业辩护师了,所有文章都像是公式写出来似的。

    Reply

發佈回覆給「jonathan2315@gmail.com」的留言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