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堤岸上的海市蜃楼——简评两种工潮报导和论述》的一些回应与提问

本人读毕《堤岸上的海市蜃楼 ──简评两种工潮报导和论述》,产生很大疑问。主要是读到两点。

一,作者指出职工盟失德,暗示市民和工人离弃其工运;

二,不可接受任何支持「劳资政三方协商」的改良主义工会。

个人认为此两点会使文章结构出现极大问题,作为编辑难以接受。主编与作者沟通后,得到一些澄清。本人就此稍作补充和回应。惟以下作言,仅为本人理解,不代表编辑部立场。

首先,作者立场与以上两点有异。对作者而言,出发点是工运的壮大。因为历史的原因,香港的工会今日分成「泛民」(亲华盛顿)和「建制」(亲北京)两派。码头罢工的结果,证明没有任何一派有足够力量,发动逼使资方真正谈判的运动。作者认为职工盟抱着「泛民、建制」的对立思维,错失组成统一工人阵线的机会,所以严厉批评。而一直以来,职工盟、劳联、工联会,亦因为长期的对立,使香港工运软弱,造成改良主义的现实,只能以「劳资政三方协商」为目标。要摆脱改良主义,就要三大工会放下「泛民、建制」的对立思维,组成统一阵线,那在各行各业的工运中才有力量逼使资方就范。

作者对职工盟,并其他工会,皆寄以厚望,期待他们都抛弃泛民、建制的对立,从而成就强大的统一工人阵线。唯有如此才能走出改良主义的死路。他没有要包容改良主义,而是要提出摆脱改良主义的条件。

对以上的立场,本人不尽同意,但认同是一种很重要的参考。的确,观察工人工会化的分布,建制派的工会不可忽视。单凭职工盟现时的实力,未能发动瘫痪性的罢工。因为「泛民、建制」的对立思维,而失去统一阵线当然令工运停滞。但我们如何理解工联会在整个政治经济结构的角色?他们一方面是政府的核心成员,也有人直接就是资方。期望包含他们来组成工人统一阵线,是否与虎谋皮?作者或许成功论证职工盟其身不正,与美国帝国主义千丝万缕(例如Labour Note 的报导)。但进一步要求工人、市民接受工联会是真诚为工人,恐怕并不容易。职工盟的敌对思维不单是各为其主,也是真实政经关系的反映。反对工联会,未必是因为「泛民、建制」的对立,而是阶级矛盾。至于劳联与职工盟之间,表面上的确很有加强合作的空间。

我相信作者期望的工运,应该是切实地工人自发的。终极目标大概是职工盟和工联会皆由工人做主,摆脱所有资本的羁绊,迈向真正的工人统一阵线。如果是这样一种期许和呼吁,纵使遥远,我亦会支持。

Red Feds是二十世纪初期纽西兰的工团组织。主张工会联合统一战线,以发挥阶级斗争的最大力量。曾在1908到1913年间发动直接行动
对抗当时的劳工法。
Red Feds往后亦采用了「世界产业劳动组合」(IWW)的主张:
“The working class and the employing class have nothing in common. There can be no peace so long as hunger and what are
found among millions of working people and the few, who make up the employing class, have all the good things in life.”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