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探求 ──社会深度报告系列一

货柜码头罢工专题简介

这项专题由两篇文章组成。第一篇〈波涛下的暗涌〉,尝试通过确定码头工潮的一些基 本事实,特别是码头上三大工会势力分布、罢工工人的组织和工会的斗争策略,去为这 次工潮的成败做一个简单的初步分析。第二篇〈堤岸上的海市蜃楼〉,通过评述罢工领 导者和支持者的一些有代表性的言论,揭示这次工潮被赋予的政治意义以及由此产生的 对事实的「改造」。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希望读者可以参考一个事实。在工潮期间,罢工领导和支持者有 两个常见的、一体两面的说想法:一是被临立会废除的「集体谈判法」可以让这次工潮得 到更妥善的解决;二是外国的集体谈判制度,比香港优越之余,还促进劳资融洽和经济 发展。

临立会废除的「集体谈判法」,规定有50名或以上雇员的企业,需要承认得到25%雇员 支持的工会为集体谈判对象。因此,在这次工潮之中,这部法律可以迫使永丰和高寳宝 承认工会为谈判对象,但不会使HIT就范。当然,谈判权并不等于资方必须接受工人要 求,谈判的结果是由劳资力量对比决定的。

在被普遍认为为是劳动法规典范的欧洲,劳动三权有法定地位,被承认为「基本的社会权 利」。然而,欧洲法院在2007年和2008年期间在被称为「Laval四部曲」1的一系列著名的 判决中,判定劳动力价格较便宜的成员国的企业,在向劳动力价格较高的成员国派遣工 人时,只会被《外派工人指令》2所规定的「核心最低标准」约束,而不需要履行个别企 业的劳资集体谈判协议;而因为货物、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是欧洲共同市场的 根本自由,工会为迫使派遣工人的外国企业履行本地现存的集体协议(除非它是本地全 国通行的最低标准)而实行工业行动,是不法的行为为。换句话说,就是劳动力价格较高 的成员国的企业,可以通过外判工序给劳动力较低的成员国的企业,回避甚至取消此前 的劳资集体协议,用本国的最低工资雇佣外来工人。

由此可见,即使在「最进步的」资本主义之下,工人的法定权益,还是从属于资本累积 的考虑。而法定权益,一般只规定所谓最低标准。工人要争取更高的待遇,就只能依靠 自己的组织力量,迫使资方谈判。在地域不平等的情况之下,资方还可以通过引入廉价 外劳回避集体协议,操控排外民粹使本劳外劳互斗。要抵制资本主义及其法律所施加的 各种限制,工人就必须加强自己的政治水平和组织力量,抛摒弃狭隘的本位思想,跨越国 境地联合起来。 我们尽力探求事实、不懈奋斗,希望迎来劳苦大众众的出头天。

注释

[1] Case C-438/05, Viking Line ABP v The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 The Finnish Seaman’s Union, Judgment of 11 December 2007, [2008]

IRLR 143;Case C-341/05, Laval un Partneri

Ltd v Svenska Byggnadsarbetareförbundet, Judgment of 18 December 2007, [2008] IRLR 160;Case

C-346/06, Dirk Rüffert v Land Niedersachsen,

Judgment of 3 April 2008, [2008] IRLR 467;Case

C-319/06, European Commission v Luxembourg, Judgment of 19 June 2008, [2009]

IRLR 388.

[2] 96/71/EC指令

波涛下的暗涌—— 略论码头工潮的成败得失<张本清、叶杰珂>
码头环境封闭,入行要靠朋友介绍,加上外判制度和特长工时,外人难以知悉内里乾坤。这次罢工,是窥探码头工运状况的难得机会。就此,笔者访问罢工工人和组织码头工人的三大联会的负责人。本文尝试通过确定一些基本事实,来分析这次工潮的成败。

堤岸上的海市蜃楼——简评两种工潮报导和论述 <赵平复、孟伦>

美国的著名工运团体《LABOR NOTES》(下称LN)最近刊登了两篇关于香港码头工潮的文章,颇能代表西方工运对工潮的认识和立场,以及这场工运的领导者希望向外国传达的一些讯息。

对《堤岸上的海市蜃楼——简评两种工潮报导和论述》的一些回应与提问<李达宁>

本人读毕《堤岸上的海市蜃楼——简评两种工潮报导和论述》,产生很大疑问。主要是读到两点。一,作者指 出职工盟失德,暗示市民和工人离弃其工运;二,不可接受任何支持「劳资政三方协商」的改良主义工会。 个人认为此两点会使文章结构出现极大问题,作为编辑难以接受。主编与作者沟通后,得到一些澄清。本人 就此稍作补充和回应。惟以下作言,仅为本人理解,不代表编辑部立场。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