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雾中的挣扎与纠缠 《日本的夜与雾》的历史政治背景及其问题意识〖上〗

Screen Shot 2015-07-18 at 11.14.22

引论:《日本的夜与雾》在大岛渚作品中的特殊意义

日本电影新浪潮代表人物大岛渚在2013年1月15日逝世,享年80岁。

大岛的电影作品,可以粗略地以一九六零年代中为分水岭,分为注目在阶级问题和革命运动经验的「前期」;和目光离开集体运动、转向人与人之间心理性欲及其与社会主流的矛盾的「后期」。「前期」的代表作品,有表现阶级矛盾之不可调和的《爱与希望之街》;六十年安保斗争前后失落青年在金钱和性欲中沉溺的《青春残酷物语》;从大阪贫民窟底层的绝望人生反映日本经济起飞黑暗面的《太阳的墓场》;根据大江健三郎同名小说改编,通过某村村民俘虏、「饲育」和虐杀一名黑人美军飞行员事件的始末,批判小农狭隘自利意识的《饲育》;讲述江户幕府初期九州天主教农民武装起义兴亡的《天草四郎时贞》等。而「后期」,则从1966年的《白昼的恶魔》起,经《日本春歌考》、《绞死刑》、《新宿小偷日记》、《东京战争战后祕话》、《仪式》、《感官世界》、《爱之亡灵》、《战场上的快乐圣诞》、《马克斯,我的爱》等等,直到1999年的遗作《御法度》为止。

在1960年安保斗争失败直后上映的《日本的夜与雾》,既是「前期」作品的代表作,同时也是大岛所有作品之中,最集中、最深入地探讨个人与革命运动关系和政治路线问题的作品。有关这部作品的多数华语评论指,此作出自大岛参与学运的个人经验,着重剖释运动成员之间的各种人际矛盾和冲突。笔者认为,这种评论顶多讲对了一半。因为,除非对它的特定历史政治背景和所提出的问题有一定的了解,作品之中的人际冲突,是根本不能解明的。质言之,大岛在这部作品中,并不主要是谈论自己的学运体验,而是通过电影中的不同角色,邀请观众和他一起进入关于日本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失落的原因和出路的争论。

电影背景与角色

电影以一九五零年代,以非党员身份参与日本共产党(日共)领导运动的新闻记者野泽, 和由反对日共的「共产主义者同盟」①(即当时「新左翼」②最大的团体)主导的1960年反安保运动参与者大学生玲子,在安保斗争失败后不久举行的婚礼为主要的「舞台」。主婚人是野泽大学时的老师宇田川教授。

主要人物有:一九五零年代的日共学运领袖、现在日共领导干部的中山, 和曾经是野泽情人的太太美佐子;作为非党员参与50年代运动,现在是记者的东浦;50年代的党员,现在已退党的坂卷和宅见; 1960年反日共激进学生的代表、被警察追缉的太田;由玲子带进60年反安保运动、在运动失败前夕「失踪」的北见;和50年代被中山指控「释放警察间谍」而被开除出党在中山和美佐子结婚之夜自杀的高尾。

在讨论电影提出的问题之前,让我们 先了解一下日共从成立到电影处理的年代之间的路线历史。

1. 共产主义者同盟,日本「新左翼」党派。1958年12月成立。1960年反安保运动失败后解体。1966年重建,1970年再解体,分裂成战旗派、赤军派、马列派、全国委员会派等派系。以上各派除战旗派和全国委员会派外,先后瓦解或转向为右翼或环保团体。在2008年,前者合并成立「共产主义者同盟(统一委员会)」。

2. 「新左翼」,泛指1960年代首先在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出现的,同社民派和斯大林派的「旧左翼」相对立的,以青年学生为主的左翼团体。

Original caption: Second Treaty For the Japanese.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Shigeru Yoshida,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signs the Bilateral Security Treaty with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San Francisco Presidio. The Security Treaty, which was signed shortly after the signing of the Japanese Peace Treaty, permits American land, sea and air forces to remain in and around Japan after the Peace Treaty becomes effective. September 8, 1951. September 8, 1951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USA

1951年9月8日,日本首相吉田茂在三藩市签署《美日安保条约》。这是电影描绘的学生武装斗争的背景。

日本共产党的创党路线

日共在1922年7月15日成立,是共产国际的日本支部。日共建立时,是一个主张通过工人阶级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的革命马克思主义政党。1927 年,日共制定了由片山潜③起草、布哈林④修订的《关于日本问题的纲领》(即「2 7年纲领」),规定日本革命的性质是废除君主制,以土地革命为中心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并将「迅速强行」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

1931年,日共在共产国际的主持下制定了《31年纲领》,认为日本已经是金融资产阶级统治的国家, 因此革命性质是包括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任务在内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但这个纲领很快就被抛弃。在1932年,日共又在共产国际的主持下制定了《32年纲领》,认为日本政权是绝对天皇制、大地主土地所有制和垄断资本主义的结合,因此革命性质是有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倾向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日共在革命性质根本问题上的混乱,为它成为群众性政党之后的严重左摇右摆和最终彻底转向,播下了毁灭的种子。

从1922年建党到1935年,日共经历政府的六次大镇压。从1935年到二战结束的十年期间,日共完全不能在日本从事有组织的活动。

3. 片山潜(1859-1933),日本共产主义者。日本工人运动先驱,先后参与创建社会民主党和日本社会党。1911 年因组织罢工而被捕入狱,1914年流亡美国。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之后,片山成为共产主义者,参与成立美国和墨西哥共产党。1921年前往苏联,任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指导日本共产党的成立和组织工作。1933年在莫斯科逝世。

4. 布哈林,尼古拉•伊万诺维奇(英译Nikolai Ivanovich Bukharin,1888-1938)。1906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17年二月革命后当选中央委员。十月革命后任《真理报》主编。1924年列宁死后,参加斯大林为首的反托洛茨基集团。1 9 2 7年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因领导「右派反对派」反对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政策,在1929年被撤除《真理报》主编和政治局委员职务。1934年,斯大林以列宁格勒党领导人基洛夫被暗杀为由, 开始大清洗。1937年,布哈林被开除出党。1938年,作为所谓「右派和托洛茨基联盟阴谋集团」的首脑被公审,在家人安全被威胁的情况下,承认自己是帝国主义间谍、派遣凶手暗杀列宁等党和国家的领袖,被判死刑枪决。

1946年4月,要求工会管理生产的游行队伍。照片中间的是日立公司的旗帜。

1946年4月,要求工会管理生产的游行队伍。照片中间的是日立公司的旗帜。

「占领下的和平革命」论

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投降。日共在1945年12月召开第四届大会,正式重建。在1946年2月,日共召开「五大」,通过《大会宣言》,即所谓「占领下的和平革命」的纲领。由于《宣言》是由野坂参三起草和在大会上宣读的,这种思想又被称为「野坂理论」。

《宣言》规定,日共的当前目标是:「以和平民主的方法,完成现在进行的我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因此,党不主张立即废除整个资本主义制度而实现社会主义制度。」强调「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完成之后……通过和平与民主的方法,从资本主义制度向更高级的社会主义制度、即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制度发展。」并指出「当实现这一发展时,党不使用暴力,摒弃专政,靠适应日本社会发展的民主人民共和政府,以和平教育的手段求其实现。」

野坂在五大报告中也断言,在日本,不论是民主革命、还是随后的社会主义革命,都可以在美军占领之下通过议会和平进行。日共认为,美国占领军是日本革命的「同盟军」、是「解放军」,是反动的日本政府无法抗衡的强大朋友。日共冀望通过占领军的权力,推行各项民主措施,削弱日本统治阶级的势力。日共的任务,就是通过社会运动和议会斗争配合占领军施政。换言之,日共当时的「革命观」,就是依靠美国的武力,通过议会斗争去剥夺日本统治阶级的政权。

这种「和平革命」的理论,其实并不是野坂、甚至日共独有的观点,而是同一时期内接受莫斯科指导的各国共产党的共同观点。在法国和意大利,反法西斯武装运动中占领导地位的共产党,在斯大林的指导下,解除自己的武装、向以美军为首的西方盟军缴械,和资产阶级的民主政党和社会党组成「人民战线政府」⑤,得到了若干内阁席位。在纲领上,则将社会主义革命无限期押后,或宣称组阁「执政」是通往社会主义的必经阶段。

后来,美苏走向冷战的紧张局势,法共、意共参与的「人民战线政府」先后因美国和本国统治阶级制造的各种事件而倒台。但对长期被镇压的日共来说,美国占领军「解放」了他们,结束了军人统治、实现了土地改革、让日共可以参选和进入议会,使他们从战后重建时只有一千余名党员的小党,发展到「赤色整肃」⑥前夕获得近300万选票、拥有35国会议席、十万多名党员的举重轻重的政治力量一下子「实现」了日共战前25年奋斗都不能实现的成果。

在战前遗留的背景下——规定革命运动首先要彻底清除封建残余、建立资本主义统治(这是十分有问题的说法,因为明治以后日本就确立了以天皇制为顶点的资本主义体制),然后才在不确定的未来实行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当时日共的「和平革命论」和规定美国占领军是必须依靠的主要「革命力量」的论述,除了是受到莫斯科的影响之外,或多或少还是对西欧共产党「和平执政」的幻想和他们对美国占领军的「感恩」思想的反映。

5. 人民战线,源自1935年7、8月期间举行的共产国际七大提出的「反法西斯人民阵线」。1933年纳粹不费一枪一弹在德国上台,消灭资本主义国家之中最强大的工人运动,并对苏联构成强大威胁。迫于形势,斯大林领导层将从此前规定社会民主党为「社会法西斯主义」、即和纳粹不相伯仲的敌人的极左路线,进行180度的逆转:要求各国共产党为反对法西斯主义,不但需要和社会民主党步调一致,还应该争取和各国的进步/民主资产阶级政党建立政治联盟。在西班牙革命之中,斯大林派共产党为巩固和自由派和社民派的反法西斯联盟,而不惜镇压工人阶级的革命力量。在二次大战期间,法共、意共同自由派、保守派政党建立了反法西斯军事联盟,并在战后解除自己的武装,参加随着冷战来临而被腰斩的「人民战线政府」。

6. 「赤色整肃」(Red Purge)。本文专指美国占领军在1948年下半年开始和朝鲜战争期间,在日本进行的压制共产主义势力的运动。在同时期,美国政府在美国国内(所谓「第二次红色恐慌」/Second Red Scare)和西欧也进行了类似的清洗左倾工运人士、压制共产党活动和限制公民权利的政治运动。以本质而言,这是一种密度和强度较落后国家为低的白色恐怖。

宣传1947年2月1日全国总罢工的工会海报。

宣传1947年2月1日全国总罢工的工会海报。

「和平革命论」的幻灭

在这些错觉的影响之下,日共只看到占领军「好的」一面,而无视占领军所谓「民主革命」的局限甚至黑暗面。比方说,改革除去了天皇的「现人神」外衣,但没有追究他的战争责任之余,还在新宪法中规定他是「国家的象征」;战犯审判只限于军部的若干上层人物,而完全没有追究与军阀勾结、策划、推动侵略战争并以此牟取暴利的垄断资产阶级;所谓「解散财阀」,只是表面上解散了财阀的总部,财阀所属的企业并没有被解散,而且在没有被触动的垄断金融资本的协调下,以「企业集团」等的各种形式被重新组合起来。然而,日共不但认为美军已经拆除了日帝的国家机器,还以为「大垄断资本的物质基础几乎崩溃了。」

占领初期,占领军当局为了方便自己施政, 削弱日本反动势力, 曾容许日共自由活动。但随着以日共为核心的激进工运力量在1946年中开始,为克服激烈的通货膨胀、长期和严重的粮食短缺、确保工资价值和反对裁员,积极推动争取工人监督生产和打倒保守政府的罢工抗争,占领军当局开始改变对日共的态度。在1947年1月31日,麦克阿瑟⑦勒令禁止原定在2月1日举行的全国大罢工。同年秋天,占领军当局指示工运内部反共分子组织「民主化同盟」(民同)分裂工运。

1947年1月31日全国公营部门工人共同斗争委员会委员长、铁路工会领袖井伊弥四郎广播占领军勒令中止2·1大罢工的讯息后痛哭。

1947年1月31日全国公营部门工人共同斗争委员会委员长、铁路工会领袖井伊弥四郎广播占领军勒令中止2·1大罢工的讯息后痛哭。

随着中国革命走向胜利,占领军在1948年开始全面逆转政策,全力压制日共的运动。在1948年8月20日, 占领军派出百余名士兵、装甲车、坦克车和侦查机, 配合二千余名日本防暴警察,结束了4月以来——1500余名演员和职工为反对资方撕毁集体合同和实施大裁员——而占领和自行经营东寳片场的罢工运动。1949年初,占领军当局开始呼吁学校开除亲共教员。同年7 月,为瓦解激进工运的核心国铁工会,占领军授意国铁推行以左派和工运积极分子为目标的大裁员计划, 接着发生国铁总裁离奇死亡的下山事件;左派工会会员被诬告暴力破坏造成伤亡的三鹰⑧和松川事件⑨。在这所谓「国铁三大疑案」之后,国铁工会的左派领导深受打击,工会面对大裁员全无招架之力,民同分子逐步实现对工会的控制。也是在7月,占领军点名攻击当时由日共控制的全国大学生组织「全学联」⑩。9月,日本中央政府指令地方开除左派教员, 到1950年3月,已有一千多人被解雇。

东宝争议

美国占领军和日本警察联合镇压东宝罢工占领运动。

占领军当局,籍朝鲜战争爆发的契机,全面推行已局部进行了一年左右的「赤色整肃」(Red Purge)。1950 年6月6日,麦克阿瑟下令解散日共中央委员会, 褫夺全部2 4 名委员的公权,禁止他们担任公职和从事政治活动、罢免他们的国会议员资格。7 日, 占领军下令褫夺日共机关报《赤旗》1 7 名编辑人员的公权。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赤旗》因全文刊载了金日成的声明,被麦克阿瑟勒令停刊3 0天,稍后改为无限期停刊。7月28日,在占领军当局、日本政府和相关企业管理层的共同策划之下,在战略公营和私营企业中进一步推行「赤色整肃」——举凡「共产党员及其同情者」和「损害企业的安全与和平」的「捣乱分子」(即工会积极分子)一律立即开除、由警察押送离开,共计二万余人因此被政府机关、重要产业和新闻媒体甚至文艺事业清除,他们和他们的近亲被列入永远不被相关机构录用的黑名单。

7. 麦克阿瑟,道格拉斯(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美国陆军五星上将,菲律宾陆军元帅。1930年代人美国陆军参谋长,二战期间太平洋战线的主要指挥官。1945年之1951年期间任盟军驻日最高司令官,占领军当局的最高负责人。1950 年7月,任朝鲜战军联合国军总司令,9月指挥仁川登陆。1951年4月,主张对中国东北实行核打击,美国总统杜鲁门恐怕苏联介入而不同意。麦公开批评白宫政策之后,被解除一切职务。

8. 三鹰事件。1949年7月15日,东京中央本线三鹰站一辆无人驾驶的列车突然从车库冲出,高速冲向车站和傍边的商店街, 造成6死、20伤的事件。政府指这是日共控制的铁路工会的阴谋, 起诉十名共产党员和一名非党员共谋制造事件。经过多次审判后, 在1955年,全部被控的共产党员无罪释放,该名非党员被判死刑, 在1967年在狱中病死。

9. 松川事件。1949年8月17日,东北本线福岛县松川站发生列车翻覆以外,造成司机等三名乘务员死亡。政府再次指控这是日共和工会的破坏行为,逮捕起诉20名嫌疑者。案件最后在1963年审结,全体嫌疑宣布无罪。

10. 全学联,全称「全日本学生自治会总连合」。在日本共产党领导之下于1948年9月成立,当时有260余校22万学生参与, 宗旨是「反对法西斯主义殖民地教育」、「拥护学术自由和学生生活」、「保卫民主主义」、「争取学生政治活动自由」,主张和苏联阵营的国际学生运动建立连带。1955年六全协否定武装斗争路线,和次年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之后,全学联开始脱离日共控制,并在1958年12月结成共产主义者同盟。1960年安保斗争后,共产主义者同盟及其控制的全学联解体,日共青年组织民主青年同盟乘势将全国学生自治会的过半组织起来,是为「民青系全学联」。

1966年,重新组织起来的共产主义者同盟和另外两个新左翼党派重建全学联,即「三派全学联」,开始了学运的全共斗时期。1 9 6 8年「三派全学联」瓦解,各党派组成各自的「全学联」。1972年,中核派、革马派爆发暴力冲突,杀伤对方成员。同时,赤军派相继制造多起暴力事件,以杀害大量同志的内部批斗和浅间山庄事件告终。在社会舆论强烈反感的作用下,所有系统的全学联都走向了全面衰退。目前,有五个团体使用「全学联」的名义活动,其中以日共控制的民青系全学联为最大。

日共的「1950年问题」

1949年期间,占领军当局开始镇压日共, 曾经在纲领上视占领军为「解放军」、「革命伙伴」的日共, 基本上处于手足无措的状态,完全无力实行有效的反制措施,只是被动地进行辩解,说自己并不是美军所指的颠覆性力量。随着美苏对立的加剧和中国革命的胜利,苏联共产党主导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⑪在没有事前知会日共的情况下,在1950年1 月6日在机关刊物上发表了题为《关于日本的形势》的评论员文章,指美国单独占领日本的目的,在于使日本成为美国在亚洲的主要军事基地,指日共应联合其他民主力量反对美国, 为日本的独立、民主和和平而斗争, 进而批判「野坂理论」是为美帝占领提供民主伪装的、欺骗日本人民的理论,「与马列主义毫无任何共同之处」,是「反社会主义的理论」。

以德田球一和野坂参三⑫为首的部分日共领导人不同意情报局的批评,以日共中央的名义发表了《对〈关于日本的形势〉的感想》一文。而以宫本显治和志贺义雄为首的另一个领导集团则表示同意情报局文章的部分内容。日共中央因此出现了派系对立, 德田、野坂一派称「所感派」,宫本显治等称「国际派」。苏共、中共不久先后发表声明,支持情报局对日共的批评。「所感派」转而接受情报局的批评,但同时加紧压制「国际派」干部,使日共中央处于分裂状态。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占领军当局褫夺日共中央公权和勒令《赤旗》停刊之后,「所感派」领导人决定转入地下,在9月份不经党章规定自行委派临时中央领导,作为日共的公开机关,决意进行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国际派」首先反对,要求恢复中央委员会功能,但因苏共、中共都支持「所感派」,「国际派」宣布解散接受德田领导。日共中央的分裂由此进一步加深,它从1947年六大到1958年的七大之间,长达11年不能召开大会。这就是日共史上的所谓「1950年问题」。

以学生为主体的「武装斗争」

在1951年2月,德田主持第四届全国协议会(「四全协」),制定「军事方针」。1 0月份,德田又在北京秘密召开了五全协,提出了新纲领, 主张要效法中共建立军队和农村根据地、并进行城市游击战,将党的中心任务规定为建立山村根据地和核心自卫队,展开「自卫武装斗争」。然而,在1950年下半年的「赤色整肃」,日共领导层亡命北京,日共指导的工运中心被占领军强制解散, 工运的反共势力统一成立支持社会党的「总评」⑬之后,日共的工运据点基本上被毁灭。而在农村,随着占领军推行的土地改革将曾为农民大多数的佃农,转变为独立的小地主,共产党和社会党在农村的影响力大幅度消减,农民转而成为保守势力的重要支持力量。

换言之,在工农运动蓬勃兴盛,统治阶级受到威胁的时候,日共采取全面依赖占领军的右翼政策;而在工农运动衰落,统治阶级处于绝对优势的时候,日共就配合来自苏共和中共的压力,推行没有群众基础和成功可能的极左军事冒险方针。就在这个一般工农不会接受日共武装斗争方针的情况下,当时被日共控制的全学联所领导的激进大学生,成为了「武装斗争」的主体。电影中「警察间谍」被禁闭和逃脱、高尾因此被中山指控和开除出党等事件,就是在这段时期发生的。

电影截图:学生武装斗争

1952年2月,日共军事委员会全国会议之后,日共通过全学联,号召各地大学生和青年劳动者参加武装斗争,收集武器和制作燃烧瓶,攻击警察派出所、法庭等国家权力机关。在1952年的五一劳动节,「总评」领导的四十万工人在东京游行庆祝日本恢复独立,同时抗议政府排除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一面单独讲和,并缔结使日本成为美国军事基地,加快重整军备的美日安保条约。当天,约六千名激进示威者冲进他们称为「人民广场」的皇居前广场,被五千多名防暴警察用催泪弹和手枪镇压,结果造成两名示威者被射杀,2300多人受伤,一千多人被捕的流血事件,称「血腥的五一节」。电影中的坂卷,就是在五一节之后不久被捕的。

1951年「血腥五一节」:防暴警察用手枪和催泪弹镇压皇居前广场抗议排除中苏的「单独讲和」和美日安保条约。

1951年「血腥五一节」:防暴警察用手枪和催泪弹镇压皇居前广场抗议排除中苏的「单独讲和」和美日安保条约。

「血腥的五一节」之后,日共曾误以为全国性的革命形势一触即发,继而采取了进一步的军事冒险行动,但除策划的日共党员和极少数支持者参与这些行动之外,并没有得到广大群众的响应。在电影中,东浦回忆了当时学生们虽然拚命但最终失败的情形。政府乘机在7月推出《破坏活动防止法》(破防法),成立专门监控左翼运动的公安调查厅,从事武装斗争的学生相继被捕、根据地也陆续被破获。到1952年的夏天,日共基本上停止了「武装斗争」。

11. 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英文简称:Cominform)。随着冷战展开,在1947年成立,联合苏联东欧各国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和法国、意大利共产党的情报信息机关,目的是建立欧洲的斯大林主义统一战线。1956 年苏共二十大后解散。

12. 野坂参三(1892-1993)历任日本共产党主席、共产国际日本代表、日本共产党名誉主席等职务。大学期间参加工人运动,被工会派往英国。1919年加入英国共产党,回国后加入日本共产党。1928年被捕,保释后流亡苏联,参加共产国际工作,后被派往美国共产党。1940年1去延安,先后组织由日军俘虏组成的日本工农学校和日本人民解放联盟。1946年囘日本,与德田球一等人重建日本共产党,主张占领下的和平革命,即「野坂理论」。1950年美军进行赤色整肃,和德田等人流亡北京,推行武装斗争路线。1955年回国,在六全协上否定了武装斗争,就任第一书记。1956年至1977年期间连任四届参议院议员。1958年至1982年期间任日共中央主席,此后任名誉主席。1992年被揭发为苏联间谍,在斯大林的大清洗中诬告留苏日本同志,使他们被处决,同时也有为美国从事间谍的嫌疑,日共中央决定撤销他的名誉主席称号,并开除出党。

13. 总评,全称日本工会总评议会,曾经是日本最大规模的全国性工会中心。1950年7月成立时反共色彩浓厚。1953年起成为支持日本社会党的主要力量。1987年与日本工会总联合会(联合)合流,1989年正式解散。「联合」现在是支持在野民主党的主要力量。

上篇完,下篇请点击:

黑雾中的挣扎与纠缠 ——《日本的夜与雾》的历史政治背景及其问题意识 〖下〗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