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受严密监视的列车》

文/刘况

「我流着血,弄脏了他的衣服。我掏出手帕,试图擦去他制服上的血斑。我喘着气,心里闷得很,但是我使尽浑身力气翻过身来,伸手去抓那士兵脖子上的项链。他的脸安安静静,只是右眼变成烧焦的窟窿,像蓝色的单眼显微镜……我摘下死者的项链,在月光下仔细一瞧,那是一枚徽章,正面是有绿色的四叶草,反面刻着一句话──『给你带来幸福』。但是四叶草没有给他带来幸福,也不会使我幸运。这个人和我或胡比奇卡一样,没有受过任何褒奖,没有任何头衔,可是我们互相残杀,彼此把对方送给死神。如果我们是平民百姓,在某个地方相遇,很可能会谈得很投机,成为彼此的朋友。」

很多场合里,人们总是生死相搏,轻松说来是竞争,沉重的代价是战争。难以避免人生陷入竞争里,读书比成绩,上班比人工,上司比权力,学者斗pedantic,而男性一般而言更乐此不疲。Midnight in Paris里,Gil活在梦想和历史里,以为上世纪20年代的巴黎比今天的美国更令人着迷,同样,Adriana找到她的黄金时代在1890年代,而Lautrec认为文艺复兴才是最美好。哪个时代才是最好的时代?如何可能比较?Inez的父亲说Gil是共产主义者,嘲笑他不切实际,可是,抛弃了乌托邦,没有了现实和梦想的比较,我们又如何评价现在这个时代?怪不得有些人宁愿做一个影子,藏在友情爱情的背后,在时代的斗争背后,令自己也找不着自己。

出自赫拉巴尔1964年的小说Ostře sledované vlaky ,中译《没能准时离站的列车》,原名应为《受严密监视的列车》。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