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不过如此

文/ 黑山老妖

「你能接受别人以伤害你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吗?近日,友人为保存名声,替我扣上一顶名不副实的罪恶帽子。我的好朋友,他所珍视的,所愿意为之牺牲的代价,让我的天堂飘落了一片尘俗免却不了的伤心。往后在他身边的时间没有让我活着,却像一块不值钱的抹地布,让人觉得友谊于世之事都显得过于滥情,显得多余。世之事如尊严,如对错,如爱人之心,如那些还没有被错误污染的美好时光。所以,我给他留下一段文字,结束我们曾经快乐的时光。」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