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 我等你

文/黑山老妖

「我等你。」是他最後給我的三個字。過了整個夏天,我跟周小姐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他跟另一個女孩子手拉手。我說:「那個說會等我的人拉著別人的手哩。」隨便 一句「我等你」原來在某些男人心中毫無份量,反正不說白不說。幸好我不是什麼無知少艾,卻已是黑山老妖。老妖還對這些說話動心的話,那眼睛真的是白長,掏 出來餵狗可能更好。看著那個女孩甜蜜的笑臉,心裡總是有幸災樂禍之感。喂,為了這種男人輾轉反側,坐困愁城,好便宜呀!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